年初计划实行三个月复盘 喻惊蛰 20160402

年初计划实行三个月复盘

文|喻惊蛰

今天看到一篇推送的正文之前有一段话说,“今天是3月份的最后一天,年初时的新年计划进展如何,都遇到了哪些问题,应该做下回顾和复盘,别拖延。”

我停下来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

年初计划是看完200本书和写完100篇文章。

截止今天读完55本书,写完73篇文章。

因为以往每一年都很笼统,今年我在印象笔记开了一个新的笔记“已读之书·2016”,这个书单记录的数字其实并不精确,我1月2月还看了一些放脑子的网络小说,因为不具备重读的价值,没有写在书单里。最新一本是阿兰·德波顿的《身份的焦虑》。

写的文章,则以文件编号的方式储存起来。标注日期和序号。

平时阅读万字以内的文章太过寻常,没有另外记录,累计到现在每天还是保持了相当的阅读量。我每天在阅读上的时间平均花5~8个小时。

这是我吸收知识十分密集的一个时段。

最近三个月过去,感觉理解能力和融合能力都有明显提升,并且品味维持在一个相当的水准。三分之二的推文不再能引起我兴趣,最近一个月再没出现过十分想看不耗脑子的网络小说的情况。

可能我已经过了那个时段。

描述了这么多现象,现在来说一说可操作的部分。

要说关键词,最近三个月的主题就是“专”。

我固定关注一批人,定期筛选,定期分门别类集中阅读、做笔记。筛选内容很快就融在我的思想里,并作用于实际问题。比如我对自我价值的理解、对亲密关系的理解,这是在与老师和朋友的讨论当中碰撞出来的。

我觉得我解决了自身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先着手捋顺现实的问题,有余力的情况下再考虑未来或其它。

一般情况下,做好眼前这点事,人就会有信心,对自己对未来都有信心。因为现实是每天和我们在一起的,如果周身处理妥帖,就会有愉悦,其它的一切就会附加而来。

但我复盘时发现,我还是不够“专”。

原因之一是一直在不停地下载书籍,不停的清理内存,从手机里移到电脑临时文件夹里。你可以想象饿了很久的人吞食面包的情景。

另一个原因是我对科班书籍仍有抗拒,仗着时间多优先读感兴趣的书籍和每日更新的文章。譬如阿兰·德波顿系列。

如果在以前我会说,读书按兴趣来,喜欢什么读什么。但我的理智告诉我,我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为了防止理论知识短板影响我理解力更上一层楼,我需要开列书单,专项阅读。

有句话我特别爱它,从三年前开始,每看见一次就停下来抄一次,怕自己忘记了:

“若要学好一样专长,必须大量阅读相关书籍至少百本以上才见效果。读书要开放,将格局放大,触类旁通。”

以我的经验,必读的专业书读上三五十页我就会入进去,难的是开始看之前的部分。我的头脑会抗拒,会分心找很多借口。识破头脑这个小游戏之后需要操作的部分就是按书单一页一页一页读下去。

效果如何7月的时候再来反馈。

我是崇尚可控范围内自由的人,因此并不定得特别死,每天需要读多少多少。我像养小孩子一样善待自己,想读多少就读多少,不强求,不想读也没关系。我对我自己有一种信任,一段时间下来,总体上不会差太多的。

下三个月要加的是结构化思考的做笔记方法,这是我在一篇拆书经验分享里学到的,我觉得特别受启发,决定实践一下:

“将我读到的段子打散,按照自己的理解重新组合。”

“当我深入到段子中,仔细的阅读,寻找关键句,把关键句归纳总结成短语,把短语重新排列组合之后,再结合自己的理解和经验,我开始可以找到内部的关联,组织起来变成适合自己记忆的结构。”

写到这里,复盘和提出的可操作的改进计划算是完成。

重要的是明白时空的无穷无尽,不仅是眼前的寸进之地 喻惊蛰 20161117

这些科目终结,再不需要考验   2016年11月17日星期四

文|喻惊蛰

女友来我这里,吃过饭,我们做各自的事。

她从我的一堆书里抽了一本坐在沙发上看。我觉得疲倦,躺床上看完了《深夜食堂》第四季的最后五集。讲的都是底层人物的小事,饮食粗糙。但不影响我欣赏它,有种宽悯与温情在里面。

从最初看到日剧的猎奇,到现在能够逻辑和剧情,看了大量的剧集之后,审美和鉴别能力有所提高。不会看到个摆盘精美的菜式就大呼小叫,不会看见个样式古朴的瓷器就惊喜得不得了,不会看见个家居布置就忘掉剧情。

我截了数千张图保存在单独的相册里。很少再去看它们第二遍,那些我拼命保存以为不保存就会忘记的东西,潜移默化留在了我的意识里。

刚刚看到一段话,说,上天派给我们一些人,协助我们通过几项测试,这些科目终结,再不需要考验。

这些科目终结,再不需要考验。

这句话令我得到解脱。

渐渐的我能看出门道,拨开旁支,不再需要它们了。不需要的原因是,我做到了。做到了就自然而然过度到下一层,不会再纠缠了。这就是我和它们相遇的意义。

果然这个时段,重要的是量。看足够多的东西,体会不一样的生活方式。重要的是明白时空的无穷无尽,不仅是眼前的寸进之地。

看到渐渐添置齐全的物件,想,或许可以精益求精添几件茶具。样式古朴特别的杯子,这样我的朋友来的时候,心情会更愉快一些。

我有时候说不清楚,我是享受陪伴还是享受孤独。

一直孤独,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陪伴罢了。

女友在,心里有一种安定感。我读书、听音乐、写字,不用回头也知道她在。仿佛每一日寻常在做的事情也有了仪式感。同龄人像我一样保持规律作息的不多。而我的作息方式,是见多了中年拖着病体的人心有戚戚定下的养生方式。

我拿出最大的诚意来照顾和关注我自己。最近日渐感觉心态平和,回到我自己的家里会感觉放松。这就是我想要的啊,我想。

不知几时起,养成每日浏览几位默默关注的人物的微博的习惯。他们都是每日精进或每隔一段时间精进的人。渐渐的过渡到关注一些热点,察觉自己有些浮躁。信息过于繁冗。需要过滤和保持距离。

这一两个月。因亲近同事每日孜孜不倦地抱怨,因我一直想要上进,持续看一些略显燥进的干货类内容,令我觉得兴趣怏怏。高企的目标怎么也达不到,日常似乎无太大变化,热情受到损伤。

而一些喜欢的书和事情,几乎不需要任何努力,没有过渡,直接就投入进去。

凡是违拗心意及需要心理建设刻意去达成的,可能是现在不需要的。白日的燥进,需要晚间的中和。

明日尝试改变输入内容,工作时间尽量与工作内容贴合。哪怕是寻找和分析素材。

你配得美好,配得与你长处相衬的工作 喻惊蛰 20161224

你配得美好,配得与你长处相衬的工作

文|喻惊蛰

2016年12月24日星期六

 

这两天感受复杂,心念千转百回。多年来如影随形潜伏的恐惧、不安再次被唤醒。我多年来努力克服及超越的一切,以排山倒海之势反噬。

一瞬之间,我被恐惧笼罩,又退回到无措的境地,怀疑自己的能力、怀疑自己得到的欣赏是不是真的。英文不好、对科技一窍不通、很多事没有能够坚持到最后。土气的穿着,不会化妆、见过的世面极少。一切的一切,我曾努力超越的一切,都成为我攻击自己的理由。

而这一切心念起伏的起源,是我再次得到一个很好的工作邀请。我想都没有想过的优秀人物的邀请。我没想到这种好工作会属于我。我几乎,要勉为其难的如此不甘挣扎又得过且过的,面对我在小城为数不多的有信心可胜任的选择。

我自我怀疑时,事项同样如常进行着。我的紧张影响到我水平的发挥,同样的时间段同样的事情发生时,我能感觉到我的手在抖、反应速度不如往日灵敏。

我踌躇着,直至错过最佳时刻。

我跟我自己说,我可能要经历无数次这样的场合,不可以如此度过。

 

四年前侯老师的网站上有一句话,“这世上好走的都是下坡路”。这句话对我的震惊程度的直接后果就是,四年后的现在我依然清晰记得它的位置和底版颜色配图。

我是拉拉杂杂摸索着获得理解世界的方式的,我一度以此为荣,但面对更系统、更训练有素的前辈时,我慌了手脚。

我知道潜意识里徘徊的那句话是什么,你不配得优秀的生活,你不配得好东西。

这个心智模式,令我在面对许多唾手可得的机会时动弹不得。

我从此地到彼地,从一个学科跳跃到另一个学科,就是为了多一点把握,多一点对自己的信心。

然而同样的处境再一次来临时,我还是退缩了。

不过此时此刻,我晓得让它缓一缓。缓一缓再答复。就像优雅浮水的天鹅,水下拼命划脚使劲,但面上一丝不苟。

告知几位好友,有赞成有不赞成的,不过最后都一边倒支持我。

最后一个通知的我妈,她先是问我去做什么工作,然后又用我熟悉的唉声叹气的拖长的语调说,“那些地方消费高得很,去了就是给人家交房租,什么也留不下的。我们牵肠挂肚的……”

我接过话,“妈,你知道牵肠挂肚也没什么用的。我很小就在外住校读书,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数。你也没有真正在那里生活过,但我在北方生活过。我现在站在你当年二十五六岁的处境,同样面临父母年迈、收入微薄,未来经不起风吹草动的生活。我有时候想,换我在你当时的处境,不一定做得比你更好,因为你的父母更年迈,你还有幼儿。

你们半世辛苦,从那个时候一直苦到现在,我极有可能要走同样的路。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别无选择。前几代人就是要辛苦。如果你们有养老保障有退休工资,我的选择会有不同。现在的情况是,你们动不了那一天,全家的生活就指望我。如果我继续现在的路,将来会过什么样的日子,一眼就能望到头。

我去了北京,就算三两年后两手空空,我的见识也会不同,这不是这里区区攒下的几千块能买来的。”

我说服着我妈,同样在说服着我自己。

一点一点打消我对未来的恐惧痛苦。

我恐惧什么呢,彼时那个一无所有捉襟见肘的我。记忆里只有很冷很冷的气候,很长很长时间的捉襟见肘,很多很多温暖都不够。

一开口就知道是外地人,很多事听都没听过。不知道怎么进步,只能胡乱读书,抓着什么就读。先是纸质书,后来是公众号。像濒死那样抓着读,几万字几万字,一篇都不放过。

现在情况有所不同,我摸到了门路。刚开始知道什么叫系统学习,刚开始实践检视阅读与主题阅读。知道要一个东西要怎么查,哪些渠道可以得到我要结果,又快又迅速。

我也曾做过梦,想着做看起来清闲的体制内工作,同时一切休息时间拿来提升自我,开辟第二职业。

但是连叔粉碎了我这个梦:

“至于有人说,公务员时间多,我可以用来长学问长技能。那更是空想,在无压力、无竞争、无实战的情况下,你不会有长久的动力训练自己。当你身处的环境,主流是只求安逸,三五年后,从观念到技能,落后是必然的。”

我知道他说的是对的。

我现在工作已经不忙了,基本上做到朝八点半晚五点半上下班。饭也不用做,周边的菜肴美味又丰富。我搬到离公司10分钟以内路程的公寓居住,我尽可能备齐了舒适好用的生活用品,杜绝了一切浪费时间的因素。只为多一点时间学习提升。

结果如何。

我更多时间花在电视剧及公众号不费脑力的文章阅读上,凡深度文章皆点赞收藏,只想等着头脑清醒的时间边看边做笔记。而我从未等到这个“头脑清醒”的时刻,也从未找到做笔记的理由。我大量的阅读和浏览,大量占据信息,但无法停下来深度阅读和画思维导图。潜意识里总觉得写字太耗费时间,然而节省下来的时间,我又多做了什么。

没有,大范围的浏览很难印象深刻。

反而是工作最忙的时候,我争分夺秒总结和深度阅读,节奏一直保持得很好。

昨晚睡不着,看李尚龙的文章。他说有些人在体制内不会做的事,辞职离开体制也一样不会做。

我想了想,这就像“结婚了就能解决一切矛盾”这个想当然的想法一样可笑。

我指望在这松散环境中自满地继续放缓脚步慢里斯条的进步是不可能的。

我努力了很久,拥有了一个容纳我自由的小屋,我认为那是我安全感的全部,要离开的念头升起时第一反应是舍不得。

我害怕在外面住不到这样的房子,或者说付不起这样的房子。我害怕冷冽空气,害怕拥挤交通,害怕难吃饮食,害怕转身回头一无所有。

我有许许多多阻止我踏出温水青蛙境地的理由,我看着这些念头,生生灭灭永无尽头。

 

 

可是那不能阻止我奔向我所能拥有的自由。三年前我有意留在大连甚至想要报考本校与别的学校合办的研究生只为被老师亲自带时,老师怒不可遏。老师说,不应该只为了读研而读研,你应该去见识更大的世界,你之所以觉得我是最好的,是因为你没有见过更好的。

我最终采取了折中的方案,留在大连工作,因为经济拮据没有读研。然后是继续的探索,尽力之后发现那里没有我想要的,我回来一年多。持续的精进,开始参加活动,然后是今日。

写到这里,所有慌乱都已平复。

人在不能自我支撑的时刻,会退行到毫无还手之力的境地中。入冬以来已经几次反复,我已知道如何控制。

我和自己说,你配得美好,配得与你长处相衬的工作。尽管天下的工作都一样,一日八小时重复固定流程,日复一日很容易变得枯燥折磨。但这一次,你做出了选择。坐在马背上与坐在动车上自是不同,虽然同样是一个座位坐着,你能做主的部分不多,但是天长日久,里程会有很大的不同。就用肉身去丈量,你能够走多久。

你常为自己丰富而旺盛的表达欲感到羞耻,漫长而拮据的青春期里你无所适从。今时今刻,你终于有力量往外探探脚步,去看看远方的生活。我知道你想要更多,稳定舒适的居所,丰富的见识,科学系统的训练,文章更高水准。

这些是你配得的,你可以去触摸,拥有。

但我对自己还有期待 喻惊蛰 20161206

但我对自己还有期待

文|喻惊蛰

从不熟的人组的饭局上回来,在楼下微笑与好友道别。转身上楼,熟悉的孤独感又袭来。

太熟悉这种感觉,漫长的时日里,我对此无招架之力。任由悲伤蔓延,任由自怜折磨至丧失信心面对未来。

我坐在沙发上,一个人又开始难过,悲伤的情绪蔓延。我很孤独,我挂念的人不知道何时能够见到。这一年的目标完成。我又不知道如何订新目标,如何分解成小块,生活陷入散乱。

我曾努力为自己创造舒适的生活条件,但在我突如其来的悲伤袭来的时候,它们统统失去效用。

我又退行到毫无还手之力的心智模式之中,再次感觉到自己无能为力,一无所有。

但我努力做这些事,努力布置这些东西,不正是为了让我自己在低潮时仍有令自己舒适的能力吗。

这个念头闪过。想到喜欢的一位作者面对悲伤的仪式,回到家开瓶好酒。悲伤就做点什么,承认自己确实悲伤,成年人有很多种方式安抚自己。

今晚我决定要跟以往有点不一样。我购买音响、大木桶、面蒸、全套好质料法兰绒床品,就是为了扭转我无还手之力的颓势,在下一次低潮来临之时有足够的能力应付。

为什么熟悉的悲伤袭来时我忙着自我唾弃,看轻自己的成绩,忘记了它们呢。

这一霎那电光火石,我从某个荒谬困境中醒来。迅速从沙发上起身,换上绵软拖鞋,手机连上网接上音响,虾米音乐今日歌单里的舒展音乐在房间里蔓延开来。

大木桶接上水,两个热得快拿出来插上电浸入水中。

我连大衣也没脱,迅速钻入我暖融融的全套法兰绒被窝中。腰上垫上软枕,随手抄过《如何阅读一本书》,就着昨晚那页开始读。

暖融融的感觉让我好一点。我绝对不可以让自己冷着,我想。

一开始读不进去。

别以为我热爱阅读就能随时随地读下去。开始那几分钟,我亦是需要毅力的。心绪亦随音乐频率变化。

是,我不如我期待那样被爱。是,我不被那人殷切期待。

但我对我自己还有期待。

今晚和好友去这个饭局,全是好单位收入不错的年轻人,他们彼此熟悉,席间话题愉快。谈论到结婚日程、学车、买房、考证、进修。都是这一阶段收入允许且要完成的事情,仿佛回到当年尖子班,大家讨论如何才能提升做题正确率,如何得到更高的分。

我喜爱这样愉悦的气氛,努力工作就是为了要让生活体面舒适。

本着认识更多人的想法,也去过不同层次的饭局。同一年龄段的人,在这个时段已悄悄分野,生活重点不同,格局不同,想法不同。这些实践,令我慢慢比较清楚我要认识哪些人,在哪些场合活动。

要努力自我提升,同时与自己同类结伴。舒展、愉悦、有分寸。

席间很得尊重,微笑回应,静静吃饭,听他们说话,观察一众人举止及衣着。综合下来,我算得前三。每隔一段时间与同龄人的聚会就是对这一时段自我提升成果的验证及检视。

我对自己的期待,就是体面生活。得已尊重,得人尊重。

大木桶中的水热起来,掺适当比例的凉水到适宜温度,浸泡双脚。热气蔓延上来,继续读《如何阅读一本书》,脚随音乐频率打着拍子,额头微微发汗。

想到伊能静书中的片段,伊人在一个月之中如何抽一天时间宠爱自己,泡澡、香薰、阅读、红酒。她是我爱自己的启蒙老师。我此前不知道,原来人还可以有这种宠爱自己的方式。

时隔三年,我做到了。

至此,坏情绪烟消云散。

我曾经读到一个方法,要摆脱情绪困境,最好是创造新的脑回路。知道和有能力做到,隔了这样久。

这一次,我接住了对手抛过来的球。

接下来的事如何,不知道,先操作熟练如何精准接住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