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坏的,都是经验 喻惊蛰 20160928

文|喻惊蛰

清晨。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刻。不听音乐也不开灯,安安静静洗完澡,安安静静看会儿书。等身体水分自然干,等头发干到四成再用吹风机吹。
醒来的时候外间在下雨,立刻想到我的阳光房外大玻璃天棚,雨滴落在上面声音会不会很吵,在顶层出太阳的时候会不会很热。
这些都是实际住过不同的房子才能得出的经验。新的选择是为了规避旧的不满。常年喜欢待在光线昏暗的地方的我,在看到阳光房那一刻就很向往。
在高层,门外有相对宽阔空间,一定程度上可以自由活动、不吵、可以把书桌布置在窗前,看书写字间歇抬头看天空。
白天我几乎没有时间在家,开窗通风,被子抱出来晒太阳。
几乎是立刻想到改良办法,用双层遮光窗帘遮光保证睡眠,要是热的话备空调。
小同事昨天休假完回来上班,问我说为什么不找一室一厅有阳台的,他和女友在四中附近租的老房子就是这个结构,房租也不贵。
我才想起来,受思维定势所影响,我直接看的就是类似现在结构的房子。也确实那周边几乎都是这样的房子。叔叔说当时的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通下水道、排烟等麻烦,所以三十几套全部设计成标间,没有套房。
都是经验。
周边房源充足,有足够挑选余地。
今天再去周边转转。
如果没有特别满意的,我愿意在空间分隔上做出妥协。目前选好的阳光房,标间,门外是尚算宽阔的空间,除了没有厨房,其他的都很好。
空间分隔可以用屏风完成。
我连植物摆放位置都不用细想直接反应清楚。那是我想布置的一个家,想好好打理生活的地方。
清晨下过雨,凉凉的很舒服。我竟慢慢的习惯了这里。
只我一人住没问题,但我想有个可以待客的地方。
昨天周姑娘和我讨论知识的问题,她说我博学。我说真正改善处境,让人生活得更好、更有尊严、更能妥善处理生活的知识才是好知识。
面相、风水、儒释道精神空间,中国古代几千年的文化一直在致力于指导人怎样有尊严、舒适的生活。
对这些知识的运用和理解,直接影响到一个年轻人的选择。
好的坏的,都是经验。
都是生活。

每个人都处于自己的焦虑之中 喻惊蛰 20160924

文|喻惊蛰

混乱来自某些时刻。

比如你觉得有方向有目标有奔头的生活被抽丝剥茧地推翻,结论是不值得一过的时候。

自己在大学授课、女儿也成为大学教师且工作顺利婚姻美满的阿姨和我深度交流,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现在到了人生的一个坎,你要先解决个人问题,先成家再立业。你看看你现在工作地方生活的小圈子,哪有什么优质的资源,你要想办法赶紧进教师队伍,有编制保障,连带个人问题也会很快解决了。我鼓励你往大城市走,有门路赶紧找门路挤进去,现在就可以准备了,每天花两个小时在这上头,最后一个月那些竞争对手就被你甩开了。你不要自己去找对象,你只要做好这些,自然会有人来找你。

我脑海里响起两年前同事大哥和我说的话,惊蛰啊,你要想办法赶紧去当老师,最好是小学老师,孩子还没有定型,好管教,又没有晚自习,清闲。你嫂子当年和我结婚的时候,一个月几百块不到,我开出租车一个月就能挣一万块钱。现在十七年过去了怎么样,长远来看还是你嫂子厉害,工资涨了不少,公积金都十几万了。还有很多你想都想不到的便利,而且到了现在捱过开头那几年成了老教师,教书都不累了。不过你也别太乐观啊,年轻人要吃苦,你嫂子当年也是回家哭过不少回,要扛住啊,捱过去就好了。

当了三十年老师的阿姨和我说,要趁年轻赶紧进啊,再过两年人家不一定要你了。

我点头赞同,我知道他们是真关心我,为我好。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在淡定面色下焦虑得不可自拔。

想起我的两位大学老师不约而同说起她们那个年代放弃教职和读研机会投身销售的女同学,当年呀,她嘲笑我拿死工资,现在怎么样,三十年河西,现在她的月收入还不及我的零头,更别提生活环境了。

我为此失眠,在长途客机上无法安然睡着,仿佛如果不做抉择当机立断在这一年考进体制内当老师这一生就会完蛋。

焦虑来自于,我知道我自己喜欢当老师也适合当老师,同时我也很喜欢手头这份工作,而我所工作的企业需要每一日都参与市场竞争,没有体制保障。

由于岗位性质的关系,我见到太多没有体制保障的中年潦倒的人,做着小生意,为生计奔波劳碌,过度操劳。拿时间和劳力换钱,没有提升空间,没有保持进步、多年不读书不提升技能,思想固化,做决定时容易束手束脚或妄图以小博大。

我很害怕和他们一样,人到中年还不能得到一个好的生活水平,还在为很底层的需求消耗,生存的尊严怠惰于无。

那些人到中年生活得从从容容的人,多半是从事持续成长性质且休息时间充裕的职业,老师就是其中之一。

体制内的人,整体上要比体制外的人看起来年轻从容一些。如果这个人还能持续保持进步,读书学习更新思想,到了中晚年整个人的状态是舒展的。这是我在我们小城看到的状态。

我在复旦看到面色憔悴读完EMBA又去花高昂学费去读哲学班的人,说是要寻找自我。哲学报告会现场很多人甚至不能完整听完一个报告,手机、ipad、kindle、笔记本电脑齐上阵,翻完这个翻那个,一页PPT出来又咔嚓咔嚓赶紧照相。
每个人都处于自己的焦虑之中。

我以为只有我们学校的学生听报告会这样,没想到在复旦也是如此。很多人对着台上不停拍照,不停配字发朋友圈。坐我旁边的一打开手机屏幕全是英文的同学,删删减减反复纠结反复纠结,纠结了十几分钟终于编辑好了朋友圈状态,是从Facebook上扒下来的图,川普和希拉里最新投票结果,配了八个字,是中文。

中场休息间歇我换了座位,左邻右舍都是忙完电脑忙手机,摸完kindle摸平板,翻来覆去很影响我。受不了。

我的手机常年保持震动或静音状态,这次也不例外,把手机放包里,始终保持纸笔记录,只在非常值得留下来的几个点上照下来。

每一场长达三小时的分享交流中,我都觉得放松,头脑清晰,有收获。

我在安静的校园里慢慢的走,吃过饭和一位认识的叔叔说话,坐在树下吹吹凉爽的风,抬头望见天空湛蓝,顺手拍下了晴空。指给上海的叔叔看,叔叔说难得呀,一年也没见几回,都是灰蒙蒙的。晚上我找资料给坐我旁边的女生看,她看到了天空照片说,你这图P得都失真了吧,真实的才好吧。我默默笑笑不说话。同学,吃过午饭的时候你有抬头看看天吗。上海的天空不是每时每刻都是灰蒙蒙的呀。

我发现我有了变化,我能够心情平和地去看天空、看景、看人、看树,去感受、去体悟。手机几乎没有掏出来过,带复旦标志的东西几乎都没拍。也没有冲上去和名人合影,拼命刷存在感表示我来过。

这样的证明我已经不需要。

我记录,仅仅是因为我想记录。我想来感受,我想获得知识,想跳出的我的生活圈子换一个思维方式来观望我的生活。我已经得到。

和旁边的人交流亦无障碍,这些年的持续思考与积累有成果。

大会组织了圆桌餐会,餐费AA。我在教授餐厅尝到很多上海菜,吃到了煎过的秋葵,原来秋葵如此美味,以前我是死也不会碰的。

现在我会觉得,啊食材在别处还有意想不到什么做法,我都可以尝试一下。

想起来喜欢的伊能静和儿子小王子有个约定,每周尝试一家新餐厅,很美好的活动。

这些从容与自由,是在我慢慢成长中获得的。一个人能够突破自己思维的边界,与所处的平台有极大关系。我本来就一直在学习,正好碰到需要我这个能力的地方,做得也顺手。持续在成长,心情也愉悦起来。

阿姨心疼我,说我老大这是在给我们年轻人画大饼,忽悠我们用青春去为他的事业打拼。不要傻了,要先顾自己的生活。我想想的确是有这个因素,从清晨到午夜持续通班的工作状态确实蠢,我要调整,正常上下班,留足时间充电。这次不是说说,而是要真的做到。

表忠心有很多种方式,耗时间是最蠢的一种。既然知道蠢,就不继续了。

我每到一个新地方,时间充足的话会自己去大街小巷找找有什么好吃的。我自己一个出门很愉悦。

从机场出来,找酒店睡了一天。想了想,办了续住。我想休息一天,什么也不干,就拉严窗帘保持黑暗静静的待一天。

本地物价奇低,出去过再回来感受这个环境简直是享受。想到不到一百块就可以买到高品质的闲适,我心情愉快得不得了。

现在出门会随身带袋装的茶,所有行李不过一个背包,轻装简行。

决定更加努力工作,搬到湖边明亮的三居室单身公寓去。

我努力工作,就是为了犒赏自己更好的生活。更好的生活环境,会加快我的成长速度。

《杜拉拉升职记》里,拉拉最后的出路是实现了财务自由,离开了外企,专职做职场培训。因为当时市场上同类竞争者很少,所以收获颇丰。

我并不想去大城市居住。

我讨厌嘈杂的交通、逼靥的居所和难以下咽的饮食。

我是个协同度低的人,我一个人待着就能愉快的完成很多事,我坚信坚持走我的路一定会碰到志同道合的同类,并不需要吵吵嚷嚷去刷存在感获得认同。

以前看港剧和日剧,很羡慕他们工作之后有地方可以喝一杯,而几年前的我总觉得囊中羞涩和怕生,觉得没有地方可去。

后面我放开思维禁制,自己在工作结束后独自去喝瓶酒吃烤肉和烤蔬,才感觉到这种犒赏自己的快乐。

这次上海之行,应该是一次破神之旅。那些我曾经以为遥不可及的,衬得我觉得我的生活不值得一过的光环,忽然在某一刻融化成温柔的印记,像在告诉我说,你看,戳破表相,生活的实相不过如此。每个人都挣扎在自己的虚无之中,这一生都免不了要去寻求突破。安住于你自己的生活,并保持不断的持续更新和进步。

至于职业方向选择,下一次编制考试是在来年。我供职的企业在成长之中,我也在成长之中,不如做好手头的事,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于细微处感受生活点滴,无一不愉悦了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