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教化的结果

文|喻惊蛰

加薪之后加班变得无止无休,倒不是每一日的工作有多么重要,而是作为项目核心成员必须在场,以备高层突如其来的点名要听的汇报。战线拖得太长,以至于忘了正常的休息日是什么样子。我拿这宝贵的一天来睡了这半年以来唯一一个沉实的午觉。整整睡了一个白天,傍晚和室友下楼买了十几种菜蔬,用川味锅底料在家做火锅。

周末的街市非常热闹,夏意深浓,惬意凉爽的风拂过面颊,吹打柔软的裙摆——睡饱足的感觉这样好。回到家把各类菜疏洗净,切片码出好看的形状。和室友边吃边聊天,竟也断断续续吃了三个小时。期间她顺便看完最新一期《爸爸回来了》,我则看完了三章小说。我的思想史导师曾吐槽我们这个年纪的人的相处方式,明明面对面坐着,居然还能各自低头玩手机且煞有介事的聊天做事。我当时觉得很好笑,但是和同龄的朋友在一起大家又很习惯这种方式,也就不以为意。当一个相处方式变成见怪不怪的习惯,也就没什么了。

吃完火锅回房间继续看小说的结局,看到十点多总算看完。唯一的麻烦事就是中午睡得太香,本该入眠的我依旧精神抖。本想明天一早在电脑上打这期的文章,看来这个时间在手机上完成很合适。

入职的第九个月,感觉自己一天天在变。那种感觉,好像随着借调的生活变得沉实,变得更接地气。因为项目进程的缘故,每天和不下二十号人打交道,形形色色的人物见了许多。我刻意放慢自己的脚步,不再那么心急试图一时之间了解一切。多听听,多看看,多想想,听我们领导点评我刚刚某件事处理得怎么样怎么样,某个来访的客人如何如何。下班回家的路上也想想一整天的进程,想一下下一次要怎么说,比较合适的表达方式是什么。有时候想得太深进入意识,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也会忽然想起来某个环节要注意,什么某个事情要怎么做,异常清醒。

从自己的经验里做出总结,并且随时随地改进与付诸实践。这是与从前截然不同的经验,长久以来,我总倾向于从书里找答案。朋友们说我果决善于拿主意,其实是我从不曾在与人商议的经验中获得安全感。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就会想到母亲的斥责,隐隐后怕,肝胆俱裂。我长久蔑视自己日常的生活,看别人的问题很准,到了我自己这里就变得视线模糊。现在我可以对这种奇怪的现象做出解释——因为我觉得自己的生活不值得一过,总想跑去过别人的生活(从不间断的看书,汲取别人的经验)。这是下意识的逃避自我。到现在我还要时常压下自己销毁过去所有动态的冲动,我总想隐匿一切痕迹,过新的生活。总觉得新生活里面的人会根据我过去的只言片语忖度我。

每当这样想的时候,我最尊敬的老师的话就会冷不丁冒出来——“你那是逃避自我,不接受过去那个我。”我无数次的想起这句话,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心情。因为这句话,很多动态我会斟酌要不要发,很多看似很有道理的句子我会斟酌要不要转发。因为老师会看见,发出来会受到怎样的批驳,我也可以想见。

老师说做学问要有敬畏之心。我发现推而广之,持敬也同样适用于此。那是横亘于心头的一条线,约束着你不敢随便跨过去。我发现我这两年兴趣泱泱,发自内心敬畏的东西不多,人更少,老师算一个。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深深的影响着我。我对老师又敬又畏,她说的话格外入心。这很奇怪,职位高我很多的人不能使我尊敬,一些朋友渐渐淡出生活圈不能触动我,很多充满赞誉的书不能打动我。唯独老师的话,像灼灼星火。

现在想来,因为她真实,不做作。她一直不喜欢我的弱者心态和崇拜强者情结。但是无论如何,我在这位非常尊敬的人的影响下,慢慢觉得我自己的生活也不是那么讨厌,我本人也不是我想的那么乏善可陈。

改变积习不是那么容易的,好不容易扭转的一切可能一朝尽毁。我依旧会焦虑到临睡前还捧着手机看“有用的东西”因为太多看不完惊惧到睡不着,日复一日往脑袋里塞东西,又杂又乱的分散精力。很多事情明知道想多了没有用还是控制不住会去想。但是,在有余力按喜欢的方式去过一下的时候,我也不会阻拦。所幸,按“本阶段感觉正确的方式”度过的日子,越来越多了。

因为我喜欢的心理学家一直在强调“敢不敢试试对自己没有任何期待,没有任何要求,回归身体内在的节律,看看上天会馈赠给你怎样的生活”。

日子没有像我担忧的那样“放任不管就会一塌糊涂”,它按自己的步骤在走着,我会忧会喜会怒会堕会奋,但有一点我很清楚,它们都是一时的,不会长久。有幸参与一个庞大项目的最深体会就是,无论你团队中的某个人状态如何,这个项目还是会按照进度轰隆轰隆往前走,每一天的工作都是阶段性的,这个阶段一过就不会再重复。两相对照,我对这个问题有了更深的体悟。

说说环境。上一节提到我因为现阶段工作的缘故每天要在办公室见很多人。这些人,多半是商人。

在我生命的前二十二年里,商业的概念仅限于柜台后面的神秘世界。我不会想要去接触,也对财富数字没有概念。二十三岁的时候,提前看完本科系的教材和经典,对务虚的课业厌倦,在图书馆找书的时候无意间看见商业的洞见,从此打开另一个世界。

商业不是数字,商业是社会里很鲜活的元素。我有幸参与的项目是资本投资,有政府力量有企业力量也有许多其他的力量牵制,因此得以一开始就跳出鸡零狗碎的格局,从一个相对高一点的视野来看待整件事。我有时候看着人头攒动会在心里感叹一声,有时候人们在参与创造历史,却多半不自知。

各类的商人,颠覆我从前的认知。我从小接受的概念是“商人都是奸诈耍滑的人精,千万别被他们骗了。”那是生活圈子所限,目之所及见到的底层讨生活的四处流动小商小贩,他们诚信成本为零,只看重眼前这单买卖,做不大,生意也很难长久。我后来接触到这些常年在一地经营批发的商人,业内的龙头,超乎寻常的勤奋,非常在意反馈,在意细节。那是我从前并不熟知的世界,一种充满活力的生态。除了狡黠之外,还有令人舒服的朴实。大概这么多年,以批发为生,接大单生意赚钱的这些人,这个生态系统里大浪淘沙,一批又一批置换了那些想走捷径的人。留下来的都有了老客,做生意的门道也摸得越来越熟,良性循环,越来越好。我也有买东西被坑的经历,但也不会非常在意,因为受骗一次我不会再去,更因为我清楚对方付出的代价比我更大,这么一考虑足以平息我所有怒气。

一个机制运行到一定程度,一定是遵循某种基本的体系。不断淘汰,自我修复。就像现在依然有人嘲笑我刚毕业的大学生太过天真,依然觉得我太嫩,我不置可否,不掺和,也不插手。我还这样年轻,我的底线是知龌龊而不龌龊。按正常程序或许耗费的时间久一点,但是我相信它的效用。六六有一句话我特别认同,“努力一点,再努力一点,离你讨厌的人越来越近,与他们比肩,璨然一笑,绝尘而去,到他们只能远望你背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我善于独处,并不在意有时被意味明显的孤立。重要的事情,还是得来找我,这是我的底气。

偶尔看知乎,看到有人提一些问题,发现自己能迅速从商业的角度给出判断。看看下面点赞数很高的充满情绪的外行答案,笑笑,不置可否。看资料和业内新闻,也能迅速抓住重点,分辨出哪些部分是虚的,哪些部分是实用的。这是工作给我的馈赠,也令我发现,人和人眼中的世界是不一样的,按各自的系统在生长、存活。有的层级的人理所当然像呼吸一样自然的做事规则,在另一个层级根本不为人所知。

忘了是谁说过的,人是社会教化和自我教化的结果。对我来讲,自我教化的部分一直占很大比重吧,我求生本能强烈,一直趋向光源,离原地越来越远。

今晚单曲循环的是Bed.的《brella》。

喻惊蛰

2015.5.17

大连

02:15       于细微处感受生活点滴,无一不愉悦了心灵。

转载请注明:二飞日志www.erfeirizhi.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