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个瞬间轰然长大 喻惊蛰 20170103

在某个瞬间轰然长大

文|喻惊蛰

昨晚去参加好友婚礼,见到了许多母校的老师,还是那么亲切。我如此热络,隔着餐桌不断大声打招呼,不停说话。

踩着我的高跟绒靴,戴着长坠珍珠耳环,涂着红唇,顶着不合适脸型的粗直眉。

由于许久未见好友,觉得有许多事要问候,许多亲切话要说。

散席后我又陪好友至他们的婚房,同她和她远道而来的伴娘说话,期间我不停说起遇到的优秀老师,近期遇到的优秀的人,做的有意义的事。

“言语之间都在显露我是值得尊敬的优秀的人啊。”

当我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已经是午夜1点。我躺在客房的床上,想起席间的热络气氛及包容我的老师,一时只觉又回到幼时拼命展示以示值得被称赞的自己。

为什么要不停说话,不断告知生活本无交集的人我的去向呢。为什么人家只问了一句话,我就要喋喋不休展示那么多呢。

大家的生活都在步入正轨了,开始安居乐业。在大流之外26岁还即将远赴他乡就职不知几时才能成家立业的我,凭什么暗搓搓觉得我走的路子就是优越别人一等的?就因为我接近新讯息,就因为我思想新潮?

想起外间的朋友,这个年纪都忙着升学增加技能提升核心竞争力,没有几个是立刻结婚生子这个轨迹。当然这也导致了我想结婚时同样在外的那人不急。这意味着处于黄金择偶期的我可以被替代可以被放弃。

终究只剩下了我自己。

无法入睡,翻来覆去看手机,只觉晚来风急,困倦至极。

清晨回公司上班,和同公司好友说起我这个“过度急于展示自我”的发现。好友静静听我说完,沉吟一会儿,开始了连珠炮似的教训,历数我在众多场合的类似表现。

我一边听一边回想一边点头称是。

原来已经那么久。

我是表演型人格。

急于展示,是因为害怕被轻视。何止日常与陌生人交往,朋友圈空间及所有展示平台亦如是。

以前住家的时候,每次出门,我妈都嫌恶地说,不要什么都告诉人家,你这个人就是有一点事都藏不住。

可是我改不了,尤其那个人是长辈又稍微面善对我表示多一点关心的话。

去年我在家我妈还就这个事情讽刺过我,我当下只觉得被羞辱,为什么长到这么大还是要喋喋不休凑上去求得认同。

我已经可以独自存活,不再需要那份认同。

从那天起,我的大事小情再没有拿回家说过。

直到今日。

清晨看研习群里学友分享的李笑来的《你真的没有机会吗》,有一点感触极深,有的人不是无法识别机会,而是识别了之后根本不当回事,不会去做。

还有一天看到一段话说,南方富人可以低调到什么程度。认识很久,他身家几个亿你根本不知道。

是的,那个拼命展示以求得一点怜爱的幼年心智已经过去了。

以我今日质素,优秀与专业度可以展露于为人处事细节之中,不必过度言语描述。

总是在某个瞬间轰然长大。

就让我像个真正的南方人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