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回头是呼啸而来的记忆与深渊,那就不要回头 喻惊蛰 20170101

文|喻惊蛰

下午两点四十二分,我开始了新一年的写作。

缘起是我起床之后看完了几篇昨晚连夜赶出来的文章,关闭了所有冒红点的公众号,给所有朋友圈发送新年祝福的状态点了赞,在研习群里讨论了一会儿知识系统进阶体系,终于百无聊赖,又只剩下我独自一人。

于是我听到自己的声音说,那就写文章吧。

午后阳光正好,室内还是有些清冷。我起床收拾好,穿上新衣服,又吃了水果充饥,这才打开电脑,连上音响,随手点开小宫瑞代的一首轻音乐,开始我今天的叙述。

刚才给好友打电话说,今年比起大前年、前年、去年,真是愉快的一个新年呀。我26岁了。因为新工作已定,前途明朗,又以倍速的速度结识了一批同类圈子的人,同时确定了新一年的系统阅读经典的方向,心里着实轻松愉快了许多。

一直以来,我都被告诫“不要过分显露你的学识和才华”,你会因此得不到合适的伴侣,女强男弱的组合多半不好。可是,谁说我就一定是强的那方呢。压制着压制着,但它又蔓延生长着,终于在今年因为一个机缘发现了许多与我相似的人。他们不以为耻,以精进为荣,相互鼓励,成为各自领域中的佼佼者。

我终于开始正视“我也还不错”这件事,这些年,一年一年的努力与挣扎没有尽头。也没有衡量标准,因为我所在的环境总是不需要它,或者说,不充分需要它。这两年赶上自媒体内容创业的风口,内容的价值凸显出来,会写字的人忽然成为香饽饽。而我等待这个机会已经很久。

一个人在极度匮乏的时候会想要更多更多,但当它得到满足的时候又会自动转向下一层次的需求。不会无止境无限度的在一个层级里待下去。

我曾以为悲伤也会是恒常的,而我挣扎着挣扎着,苦趟过泪趟过血趟过,终于抵达这个再也记不起的渡口。那个印子还在,只是它不再重要了,我不在乎了。

一些重要场合的缺席,一些事件的缺失,都在明明白白告诉你,这些人已经远离你的生活了。我今年学会的最重要一点就是,回头对对我好的人好,加倍回报她们。她们回馈我的温情超乎意料,形成一个温暖的循环。

很简单的道理,我却用了很久才能领悟。他们对你不好,那你就不要对他们好,转身去找对你好的人呀。

自我怀疑仍时时冒头,只是我学会了与它打招呼,嘿,你又来了。又看着自己的头脑中找到的我值得信服的理由,肯定它说,是的,我是一个值得的人。

今年最难过也最失误的一件事,就是短暂地将工作内容与好友搅在一起,尽管它是出于善意的理由。往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了。

今年的重心在阅读学科经典,重新布置头脑中的知识结构。前10个月工作之余的阅读重心在此,后2个月则分类别按系统阅读我屏蔽掉的公众号的文章,为年末冲刺做准备。2016年一年下来,我读了许多公众号文章,但印象深刻的没有几个。

如果回头是呼啸而来的记忆与深渊,那就不要回头。只看当前,跟着优秀的人精进即可。在不同的轨道上,看到的风景不同。我已在旧有轨道上行进了许多年,始终冰冷,始终自我怀疑,始终不快乐,那就让我去往另一条。

苦难不会没有尽头。我始终相信前方的风景不同。我手中的掌纹预示了我感受会比较丰富,那就让我去体验和经受这丰富。

情爱是我生命中的重要课题,那就让我去经历这课题。

让智识更丰富,让我更清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