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配得美好,配得与你长处相衬的工作 喻惊蛰 20161224

你配得美好,配得与你长处相衬的工作

文|喻惊蛰

2016年12月24日星期六

 

这两天感受复杂,心念千转百回。多年来如影随形潜伏的恐惧、不安再次被唤醒。我多年来努力克服及超越的一切,以排山倒海之势反噬。

一瞬之间,我被恐惧笼罩,又退回到无措的境地,怀疑自己的能力、怀疑自己得到的欣赏是不是真的。英文不好、对科技一窍不通、很多事没有能够坚持到最后。土气的穿着,不会化妆、见过的世面极少。一切的一切,我曾努力超越的一切,都成为我攻击自己的理由。

而这一切心念起伏的起源,是我再次得到一个很好的工作邀请。我想都没有想过的优秀人物的邀请。我没想到这种好工作会属于我。我几乎,要勉为其难的如此不甘挣扎又得过且过的,面对我在小城为数不多的有信心可胜任的选择。

我自我怀疑时,事项同样如常进行着。我的紧张影响到我水平的发挥,同样的时间段同样的事情发生时,我能感觉到我的手在抖、反应速度不如往日灵敏。

我踌躇着,直至错过最佳时刻。

我跟我自己说,我可能要经历无数次这样的场合,不可以如此度过。

 

四年前侯老师的网站上有一句话,“这世上好走的都是下坡路”。这句话对我的震惊程度的直接后果就是,四年后的现在我依然清晰记得它的位置和底版颜色配图。

我是拉拉杂杂摸索着获得理解世界的方式的,我一度以此为荣,但面对更系统、更训练有素的前辈时,我慌了手脚。

我知道潜意识里徘徊的那句话是什么,你不配得优秀的生活,你不配得好东西。

这个心智模式,令我在面对许多唾手可得的机会时动弹不得。

我从此地到彼地,从一个学科跳跃到另一个学科,就是为了多一点把握,多一点对自己的信心。

然而同样的处境再一次来临时,我还是退缩了。

不过此时此刻,我晓得让它缓一缓。缓一缓再答复。就像优雅浮水的天鹅,水下拼命划脚使劲,但面上一丝不苟。

告知几位好友,有赞成有不赞成的,不过最后都一边倒支持我。

最后一个通知的我妈,她先是问我去做什么工作,然后又用我熟悉的唉声叹气的拖长的语调说,“那些地方消费高得很,去了就是给人家交房租,什么也留不下的。我们牵肠挂肚的……”

我接过话,“妈,你知道牵肠挂肚也没什么用的。我很小就在外住校读书,在家的日子屈指可数。你也没有真正在那里生活过,但我在北方生活过。我现在站在你当年二十五六岁的处境,同样面临父母年迈、收入微薄,未来经不起风吹草动的生活。我有时候想,换我在你当时的处境,不一定做得比你更好,因为你的父母更年迈,你还有幼儿。

你们半世辛苦,从那个时候一直苦到现在,我极有可能要走同样的路。像我们这样的家庭,别无选择。前几代人就是要辛苦。如果你们有养老保障有退休工资,我的选择会有不同。现在的情况是,你们动不了那一天,全家的生活就指望我。如果我继续现在的路,将来会过什么样的日子,一眼就能望到头。

我去了北京,就算三两年后两手空空,我的见识也会不同,这不是这里区区攒下的几千块能买来的。”

我说服着我妈,同样在说服着我自己。

一点一点打消我对未来的恐惧痛苦。

我恐惧什么呢,彼时那个一无所有捉襟见肘的我。记忆里只有很冷很冷的气候,很长很长时间的捉襟见肘,很多很多温暖都不够。

一开口就知道是外地人,很多事听都没听过。不知道怎么进步,只能胡乱读书,抓着什么就读。先是纸质书,后来是公众号。像濒死那样抓着读,几万字几万字,一篇都不放过。

现在情况有所不同,我摸到了门路。刚开始知道什么叫系统学习,刚开始实践检视阅读与主题阅读。知道要一个东西要怎么查,哪些渠道可以得到我要结果,又快又迅速。

我也曾做过梦,想着做看起来清闲的体制内工作,同时一切休息时间拿来提升自我,开辟第二职业。

但是连叔粉碎了我这个梦:

“至于有人说,公务员时间多,我可以用来长学问长技能。那更是空想,在无压力、无竞争、无实战的情况下,你不会有长久的动力训练自己。当你身处的环境,主流是只求安逸,三五年后,从观念到技能,落后是必然的。”

我知道他说的是对的。

我现在工作已经不忙了,基本上做到朝八点半晚五点半上下班。饭也不用做,周边的菜肴美味又丰富。我搬到离公司10分钟以内路程的公寓居住,我尽可能备齐了舒适好用的生活用品,杜绝了一切浪费时间的因素。只为多一点时间学习提升。

结果如何。

我更多时间花在电视剧及公众号不费脑力的文章阅读上,凡深度文章皆点赞收藏,只想等着头脑清醒的时间边看边做笔记。而我从未等到这个“头脑清醒”的时刻,也从未找到做笔记的理由。我大量的阅读和浏览,大量占据信息,但无法停下来深度阅读和画思维导图。潜意识里总觉得写字太耗费时间,然而节省下来的时间,我又多做了什么。

没有,大范围的浏览很难印象深刻。

反而是工作最忙的时候,我争分夺秒总结和深度阅读,节奏一直保持得很好。

昨晚睡不着,看李尚龙的文章。他说有些人在体制内不会做的事,辞职离开体制也一样不会做。

我想了想,这就像“结婚了就能解决一切矛盾”这个想当然的想法一样可笑。

我指望在这松散环境中自满地继续放缓脚步慢里斯条的进步是不可能的。

我努力了很久,拥有了一个容纳我自由的小屋,我认为那是我安全感的全部,要离开的念头升起时第一反应是舍不得。

我害怕在外面住不到这样的房子,或者说付不起这样的房子。我害怕冷冽空气,害怕拥挤交通,害怕难吃饮食,害怕转身回头一无所有。

我有许许多多阻止我踏出温水青蛙境地的理由,我看着这些念头,生生灭灭永无尽头。

 

 

可是那不能阻止我奔向我所能拥有的自由。三年前我有意留在大连甚至想要报考本校与别的学校合办的研究生只为被老师亲自带时,老师怒不可遏。老师说,不应该只为了读研而读研,你应该去见识更大的世界,你之所以觉得我是最好的,是因为你没有见过更好的。

我最终采取了折中的方案,留在大连工作,因为经济拮据没有读研。然后是继续的探索,尽力之后发现那里没有我想要的,我回来一年多。持续的精进,开始参加活动,然后是今日。

写到这里,所有慌乱都已平复。

人在不能自我支撑的时刻,会退行到毫无还手之力的境地中。入冬以来已经几次反复,我已知道如何控制。

我和自己说,你配得美好,配得与你长处相衬的工作。尽管天下的工作都一样,一日八小时重复固定流程,日复一日很容易变得枯燥折磨。但这一次,你做出了选择。坐在马背上与坐在动车上自是不同,虽然同样是一个座位坐着,你能做主的部分不多,但是天长日久,里程会有很大的不同。就用肉身去丈量,你能够走多久。

你常为自己丰富而旺盛的表达欲感到羞耻,漫长而拮据的青春期里你无所适从。今时今刻,你终于有力量往外探探脚步,去看看远方的生活。我知道你想要更多,稳定舒适的居所,丰富的见识,科学系统的训练,文章更高水准。

这些是你配得的,你可以去触摸,拥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