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我对自己还有期待 喻惊蛰 20161206

但我对自己还有期待

文|喻惊蛰

从不熟的人组的饭局上回来,在楼下微笑与好友道别。转身上楼,熟悉的孤独感又袭来。

太熟悉这种感觉,漫长的时日里,我对此无招架之力。任由悲伤蔓延,任由自怜折磨至丧失信心面对未来。

我坐在沙发上,一个人又开始难过,悲伤的情绪蔓延。我很孤独,我挂念的人不知道何时能够见到。这一年的目标完成。我又不知道如何订新目标,如何分解成小块,生活陷入散乱。

我曾努力为自己创造舒适的生活条件,但在我突如其来的悲伤袭来的时候,它们统统失去效用。

我又退行到毫无还手之力的心智模式之中,再次感觉到自己无能为力,一无所有。

但我努力做这些事,努力布置这些东西,不正是为了让我自己在低潮时仍有令自己舒适的能力吗。

这个念头闪过。想到喜欢的一位作者面对悲伤的仪式,回到家开瓶好酒。悲伤就做点什么,承认自己确实悲伤,成年人有很多种方式安抚自己。

今晚我决定要跟以往有点不一样。我购买音响、大木桶、面蒸、全套好质料法兰绒床品,就是为了扭转我无还手之力的颓势,在下一次低潮来临之时有足够的能力应付。

为什么熟悉的悲伤袭来时我忙着自我唾弃,看轻自己的成绩,忘记了它们呢。

这一霎那电光火石,我从某个荒谬困境中醒来。迅速从沙发上起身,换上绵软拖鞋,手机连上网接上音响,虾米音乐今日歌单里的舒展音乐在房间里蔓延开来。

大木桶接上水,两个热得快拿出来插上电浸入水中。

我连大衣也没脱,迅速钻入我暖融融的全套法兰绒被窝中。腰上垫上软枕,随手抄过《如何阅读一本书》,就着昨晚那页开始读。

暖融融的感觉让我好一点。我绝对不可以让自己冷着,我想。

一开始读不进去。

别以为我热爱阅读就能随时随地读下去。开始那几分钟,我亦是需要毅力的。心绪亦随音乐频率变化。

是,我不如我期待那样被爱。是,我不被那人殷切期待。

但我对我自己还有期待。

今晚和好友去这个饭局,全是好单位收入不错的年轻人,他们彼此熟悉,席间话题愉快。谈论到结婚日程、学车、买房、考证、进修。都是这一阶段收入允许且要完成的事情,仿佛回到当年尖子班,大家讨论如何才能提升做题正确率,如何得到更高的分。

我喜爱这样愉悦的气氛,努力工作就是为了要让生活体面舒适。

本着认识更多人的想法,也去过不同层次的饭局。同一年龄段的人,在这个时段已悄悄分野,生活重点不同,格局不同,想法不同。这些实践,令我慢慢比较清楚我要认识哪些人,在哪些场合活动。

要努力自我提升,同时与自己同类结伴。舒展、愉悦、有分寸。

席间很得尊重,微笑回应,静静吃饭,听他们说话,观察一众人举止及衣着。综合下来,我算得前三。每隔一段时间与同龄人的聚会就是对这一时段自我提升成果的验证及检视。

我对自己的期待,就是体面生活。得已尊重,得人尊重。

大木桶中的水热起来,掺适当比例的凉水到适宜温度,浸泡双脚。热气蔓延上来,继续读《如何阅读一本书》,脚随音乐频率打着拍子,额头微微发汗。

想到伊能静书中的片段,伊人在一个月之中如何抽一天时间宠爱自己,泡澡、香薰、阅读、红酒。她是我爱自己的启蒙老师。我此前不知道,原来人还可以有这种宠爱自己的方式。

时隔三年,我做到了。

至此,坏情绪烟消云散。

我曾经读到一个方法,要摆脱情绪困境,最好是创造新的脑回路。知道和有能力做到,隔了这样久。

这一次,我接住了对手抛过来的球。

接下来的事如何,不知道,先操作熟练如何精准接住再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