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不苛责之后,恢复了身心秩序 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

我在不苛责之后,恢复了身心秩序   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

文|喻惊蛰

买了大堆东西,回到家,并不开灯,坐在书桌前沉默吃完饭。重温了《唐顿庄园》第四季和第五季。Lady marry从无限悲痛中重新振作起来的一条线。这次更多是注意细节,比如舒适古典的沙发、铺满每个房间的图案经典优美的地毯,夫人低沉温柔却又不失威严的声音,即便在卧室中与仆人对话时仍挺直的腰背、老夫人的英式幽默与自尊、家里遇到火灾时伯爵的保护妇孺一马当先的勇猛与理所当然。

贵族身上闪现的美好品质,是我愿意为这些制作精良的剧集花时间的原因。

已经很久不看国产剧,提不起兴趣。化妆不是太现代的古装剧集会看一看,一年不超过一两部。爱看一些2000年前后的老剧,有一种味道与敬畏在里面。

因为已十分熟悉剧情,快进看完,一些关键的点停下来看一会儿。格外喜欢夫人的优雅。今天看到一篇文章说70后没有审美,因为从小是在一个没有精神空间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人到中年亦不会享受,仍习惯于与廉价物为伍。

又说,有位女友打算到意大利留学,从头学习艺术史,欣赏美的事物。

我想起来家中堆积的艺术史、美术史。从前对它们提不起兴趣,因为看不懂在说什么。尤其民国时代夹杂着古典英文的文章,一律跳过。

现在可以重拾。

我亦缺乏审美训练。但这不妨碍我喜欢美的东西。从一开始束手束脚不知道何谓美的标准到现在勉强有自己的审美品味,一直在精进成长着。

习惯在回来之后开着音响听音乐。不得不承认,有音响和没有音响完全是两个概念。

这对音响是同事送我的,说是买电脑送的配件。因为我帮她办了个我举手之劳的事,她作为回礼送给我。

此前我一度想要抢购低音炮,想了想还是作罢。不是必需品,有得听就可以了,以后再慢慢置换。

电脑里有许多我在前两年在虾米上下载的禅乐、日本音乐,异域轻音乐,晚间听来很是享受。记得李欣频说过,音乐就是一个调频器,能够瞬间将人带到不同的时空。往后应该会换更好的音响。

列表放到一段叶清的诵读作品,《春宴》的一个章节,真是好听。准备去购买喜点,听他的新作品。应该会作为某个节点送给我自己的礼物。

工作近日没有进展,日间做事略显烦躁。明天将做定额练习与作业。

前段时间结束一段重要事件。发觉自己已经不再那么难过。成年女子有很多消磨时间的方式。

譬如沿生态园的湖疾走五公里,沿途的风景足以冲淡许多不悦,再或者约见朋友、一起吃东西,或回家安静休息,精力充足时阅读、听好的音乐,有成熟的心智,有一百种爱护自己的方式。不再像二十出头那样将自己长久陷溺在绝望而无助的情绪里。

昨天今天林丹出轨事件刷屏。没有太多讶异,三年前已知此人面相,出这样的事情不奇怪。可怜的是谢杏芳,少年时已印刻在生命里的男人,幼小的孩子,只能做出那样的答复。

有人为此鸣不平。菜头说,就算有十亿人支持她,日子还是要她自己过啊。

是啊,日子还是要她自己过,即便她得到国人一时同情。她的婚姻里有太多衡量。

这两年,随着验证的越来越多,我已不敢再心存侥幸。曾经一度,我认为后天的修身养性及智慧能够胜过天。后来我放弃做出这种努力,每个时段的重心不一样,我失去耐心。

选择大于努力,强拗总不是好事情,需要什么,直接去找就是了,不要迂回,不要再没有的人身上寻求。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

离开带来过度损耗的人和事是好事,即便暂时辛苦。

近来发现东西用过会自动归位,被子毛巾出门前会随手拉直拉平,屋里始终井井有条。无意间已养成许多好习惯。

原来人的身心真的有其秩序,不需要督促,不需要刻意强求,自然而然就做到了。而我在十几年里一度认为这是很难的事情,因我长久被我母亲诟病。我还以为我这一世不可能清洁,不可能亲手拥有整洁环境。这一刻,真应该喜极而泣,我在不苛责之后,恢复了身心秩序。

搬到湖边之后,渐渐与旧日朋友保持距离,鲜有联系。不得不承认,朋友圈已经换过一轮。不再像以前那样依赖,话题也不再同步,反倒与新友时常见面。也好,就让它自动脱落。人会寻找到每个阶段适宜的居所和朋友。

越是成年,越只需要有分寸和同步的朋友。在精不在多。

这个时段,读书成为一种享受。我仍保持旺盛好奇心,同时又具备挑选功力。从不看什么书单,只看自己需要的和喜欢的,见到的就是缘分。不需要强求。

有时间就看一点,有心得就记一点。更多的时候,大部分字句像水一样流过我的生命里。随性的时候,我的进度保持适宜的状态。我不喜欢太过刻意的东西,越发对自己没有强求,一切以当下身心的状态为宜。

一心一意宠爱自己,给予自己生命力。

《我在不苛责之后,恢复了身心秩序 2016年11月18日星期五》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