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澄江无月明 喻惊蛰 20161109

何处澄江无月明

文|喻惊蛰

下午晚些的时候,相熟的经常有机会一起做事的母子请我帮忙参考去看衣服。连日降雨,天气冷起来,大我一岁的男生没有厚冬衣穿,成天短袖T恤外面套一件料子廉价的枣红色毛呢大衣凑合出门。我爽快答应了。

下班的时候外面依然在下着不小的雨,再一遍确认一定要现在去吗。男生说一定要去。我点点头没说什么。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我知道交通工具可能是电动摩托。我的大伞被人借走,之后说丢了就一直没有还我新的,傍晚我手中只有一把小的遮阳伞。我住得离公司近,雨小的时候遮我一人足够,风大雨大的时候就不行了。

出了公司门果然男生骑着他的小电动摩托在等我。他的太阳伞比我的大一点,我说打一把伞就够了,我坐后座打伞遮着两个人。

男生执意不肯,说这样雨会从前面溅到他。我说不会不会,足够遮了。他依然不肯,自顾自把伞撑开遮着自己,还让我赶紧打开我的伞。

以我撑伞的习惯,从来都是先顾别人。他这样撑伞会把雨滴到我身上。但他执意坚持顾自己方便且没有一点照顾女生的意思。

我没再说什么,撑开我的小伞。

七年前妈妈送我的样式精致的天堂伞,经过风吹日晒已经有两边伞骨松动,有一角已经塌下。小摩托车动起来,我的小伞已不能完全遮蔽我,只能勉强顾头。

我在冷风冷雨里有那么一瞬埋怨自己会在这里。为什么要在这个糟糕的天气答应一个毫无情商毫无体谅的要求。但下一瞬,我想到的是一会儿我要买一把大伞,再也不要淋一滴雨。

行至中途堵车,雨顺着男生的伞边缘滴到我身上来也打湿男生肩膀。车流中间的冷空气及湿雨令我不适,我一边用小伞尽可能趋避,一边建议他往边上缝隙走走。

果然顺利,小摩托的优势显现出来,虽然严重堵车,但车与车之间的缝隙足够小摩托经过。

我们在私家车及出租车公交车的缝隙中穿梭,过了红灯,终于视线开阔起来。

第一站直奔沃尔玛超市,男生说要去那里买毛线衫。

下午他们母子问我意见时,我建议说最好投资两件样式大方的羊绒衫,虽然是比一般毛衣贵价了点,但柔软暖和漂亮,穿个几年完全没问题,非常划算。

他母亲很满意,满面笑容。男生支支吾吾,然后说想去沃尔玛看看。我回想一下超市大大的价码牌及大致价格区间,笑着说没问题,去看看。

男生第一个动作先看价码牌,然后抓起样式颜色过于屌丝的衣服试起来。一开始我还委婉说这个不适合你,后面想起来我是来做参考的,也帮忙拿我觉得相对可以的浅灰衣服给他试。

男生试完说鸡心领他不要,鸡心领下面还要穿衬衫,他想要直接可以穿的圆领衣服。

超市货架上的圆领衣服料子及颜色令我不满,可选择余地不大。我说一分钱一分货,与其买洗两水就无法穿出门的衣服,不如买件好的。于是男生提议说去海澜之家看看。

出超市之前我去卖伞区挑伞,男生说要不把他的伞给我,他也打算买一把大的,往后小那把也用不上了,就给我用了。

我礼貌拒绝这个提议,视线直奔大伞货架,痛痛快快选了一把结实的长柄大伞。因为大家图方便爱买折叠伞,长柄伞反倒价格便宜。选好伞握在手中那一刻,我忽然有一种赌气的快意——我为我自己备妥了大伞,不靠谁,往后下雨天也能妥妥当当干干净净。

男生左挑右选,反复比对价格、颜色、花纹,问我哪一把好,我说选你第一感觉喜欢的,最后他拿了一把绛红色的折叠伞,又去买了骑车用的手套,目光只扫视价格在三十左右的。

去收银台付款时路过食品区,有我喜欢的甜辣海味,我尝一尝,喜欢丁香鱼。男生站得远远的,面有难色,叫他过来尝尝试吃的也不过来。我一瞬忽然明白过来,他可能是想到一会儿要帮我付钱。

心下了然,挑完丁香鱼径直走到前面付款,他拿出一张卡,跟收银小姐说一起付。我递过零钱去说,不用不用,各付各的。男生没有再坚持。

出了超市路过卖麻辣菌菇的小店,看着很美味,跟老板说要10块的。这次男生掏出10块钱递过去坚持要付,我笑嘻嘻露出吃货表情,没有再推辞。

男生问我饿不饿了,我说饿了。他又说今天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买到他的毛线衣。

我说对的,不如买完再去吃。

接着进了不远处厅堂明亮灯光温暖的海澜之家,男生第一动作依然是装作不经意翻看衣服小标签上的价格。

我鼓励他挑自己喜欢的试试,穿制服的导购小姐也很有分寸,男生渐渐放松下来,不再拘谨,拿了好几件衣服试。

有了前面的经验,确认提意见安全,我觉得屌丝的衣服就直接否定掉。最后男生对我挑的一件深灰色绒毛衣爱不释手,穿了又脱脱了又穿,又穿上他的外套左照又照。

最后他小心翼翼翻了一下价格,笑容有点滞,脱下来再也不肯穿了。

我看了一下,五百二十多。

我太熟悉这种捉襟见肘的难为情,四年前我也是这样子。于是说再看看其他的,说不定有更合适的呢。他打趣说人长得帅就是穿什么都好看,导购也笑吟吟去拿新衣。

而后又试了几件,最终拿了价位在二百多的两件,加绒的假领衬衫美观又暖和,男孩子很满意,意兴而归。

至此已经九点多,他问我要吃什么,我说热乎的,带汤的。他带我去了烧烤摊,我点了蛋炒饭,他点了杂蔬炒饭就不动了。我又到另一边冰柜点了鸡大翅、烧豆腐及菌菇。黑乎乎的店堂,天气冷,在门口做生意的女店主脸上也挂冷霜。

蛋炒饭油腻腻,端来的茶水也是温凉的。好在慢吞吞烤上来的鸡翅、豆腐、菌菇都还不错。

吃饭期间男生几度说起公司话题,甚至问起同事薪资,我推说我不大关心这些事情,不知道。在湿冷天气里我不想多说话,索性没礼貌的掏出手机看文章,有一句没一句很快吃完饭。

男生站起来去前台付钱,不一会儿折回来说惊蛰能不能拿五十给我,我零钱不够,明天还你。我抽出五十块给他,跟他说我去付,不用还了。他忙说不用不用,拿了钱又折回去了付款。我收拾妥当包、围巾及外套,等待他付完款又折回来,这才一起出店门回家。

在门口微笑挥手客气道谢。上楼烧了热水,老姜切片烫开,滴两勺醋调匀倒进木桶,脚泡进热水里暖到膝盖,环顾四周,温暖床铺、冬衣、皮靴、法兰绒四件套及珊瑚绒毯。长舒出一口气来,这是我能给自己的舒适。凛冬来临之前,我已备好一切。

为何会应允恶劣天气里毫无情商处处照顾不周的一场邀约。

我懂得他母亲多次当众夸奖我、对我满意的目光及有意制造我们两人相处机会的心意。

年龄跨入25岁,身边一众好友均劝我遇到合适的人和机会不妨试试、不要拒绝。

凛冬风雨里有个女孩不辞辛劳不露怨色陪着买完质料优质的暖和衣服,会是个不错的印象及记忆。

我极少与异性单独出门相处,亦需有个尝试,于是应允。

然而这一场会面令我十分失望。

回看完前两节,字里行间压不住的愠意。我为全程的拘束及缚手缚脚感到不舒爽。

我问我自己,为何如此挑剔。

因为得到过许多善待,父母、之前的男朋友、好友、师长均对我十分照顾,我亦如是对待他们,在我的观念里理所当然认为相互体谅是基本的教养。

同样的情况,冷风冷雨,假如是我邀约,我不会吝啬不超过二十的打车费。会做好预算,不会在女孩面前扣扣索索。

也许他自己意识不到。寒冷天气里反复比对,反复纠结于本就十分低廉的价格,肆无忌惮浪费时间,只顾自我想法毫不体谅照顾身边人感受,会葬送掉许多机会。

选色、样式、材质是平日就该做好的功课,以小地方导购的素质,将挑选合适衣物希望交托在她们手上简直是笑话。

自己适合什么不适合什么,什么穿起来符合身份、体面整洁,什么值得投资什么不值得投资,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是大方向早就应该清晰明确的事情。毕竟他已经是26岁马上快27岁的年纪。

我认为一个人到了这个阶段,做事情应该有自己章法,基本的事项处理得低调妥帖。

这种隐性的不必言明的特质来自家学及后天的自我训练。许多人从未获得机会窥探究竟,一代一代蒙昧下去。

所谓门当户对,是家学的门当户对。财富及成就是其副产物。思维不对路,无法在这里妥协。

还有好几件事令我感觉此人处理事情没有逻辑没有章法,自己来做完全不得要领。事事过问母亲意见,又好面子且虚荣,效率极低。

一直有人在我面前叫嚣读书不重要,说我读太多书会读坏脑子。包括我的两任领导,包括这个底层泥潭里的许多人。在这样隐性细微察觉出教养及思维方式的时刻,你说重不重要。

我从来不理他们,该读照样读,越读越精,越来越懂得辨别挑选,买书的预算从来不会少。

读书使我聪慧笃定,年复一年,我越来越接纳及安定于自己当下所选的生活。这种安定感,是我的父母及恋人不曾给过我的。

这种游刃有余感,有清晰明确的方向感,收入低的时期也不慌张,打理日子井井有条的笃定,是我一年一年用双手打拼及努力自我提升,实现物质和精神的充盈的同时带给我自己的。谁也拿不走。

一个人的生命里什么最重要?

之前的男朋友因为职业性质一度打电话像在训话和喊口号,净是大而无当的空洞内容,冠冕堂皇政治正确。口才极佳话语流利,一二三点分明,像是说了很多事,却没有感受到一丝生命能量自由流动的快乐,我曾一度为此烦躁、自戕。他那么好,什么都很正确,说得都很好,为什么我还是不快乐,还是不曾感觉被回应被安慰。

现在我知道了根源。我确实没有被关心到,确实没有心灵的链接,我不快乐是很正常的事。

曾经有个我很尊敬的人对我们说,踏入仕途这条路,进入体系就是先学着当狗、当奴才,熬够二三十年,再慢慢做主人。

谨小慎微时刻在意舆论及周遭人看法对他很重要,在那个环境里生存,他必须摸索学会这些规则。对他来讲,那就是家,就是赖以生存的一切,外间的亲人、恋人、家庭,只是偶尔透气的一站。

在外面的我,修习的又是另一套思维行为体系。我曾一度十分羡慕他每一日井井有条被人安排好、按部就班精进的生活。

然而随着生命阶段的重心的变化,我发现我是习惯自由的飞鸟。爱与被爱、相对的自由对我很重要,那个笼拘不住我。

在这个阶段,我们生命里重要的事情无法达成一致。纵然他有再好的逻辑、再成熟的人格、再令我心动的特质,两个世界的人亦无法比肩。

此次事件令我心惊。

结合近半年来适龄的追求者的情况,我忽然意识到我处于怎样一个泥潭。

娘家不得力,我本人亦不在体制内,可选择的对象层次及范围如此之小。

有情不能饮水饱,我的姻缘只能自己筹谋。

冷雨拍打在脸上,我忽然醒悟过来。

我如今处于怎样的处境。

如果不努力考进体制内,不努力自我提升,我能找到的条件相当的对象就是这一些。大家都趟在泥潭里,未来清晰可见。就像如今浑浑噩噩过到三四十岁这些本该积累享受人生果实,却依然在四处奔波寻找短时低薪工作糊口的中年人。

梳理完这些,忽然感觉头脑清醒。

知道自己的处境不是一件坏事,我觉得我这一生的任性与不计后果已在二十五岁岁以前用尽。

今时今日,我不会让自己陷入那位男生的境地。不会到二十六岁还情商低下嘲笑知识,对生活常识一无所知,不会寒冬已至,才慌慌张张去挑选衣物。

我可能一直不明确自己要什么,但是从不要什么里,我大致明确了努力为何。

有天看到个观点说好的家庭都有耳濡目染秘而不宣的家学,我就想,假如说要传承家学,我能够传给我的孩子什么。我想应该是丰沛充足的爱、好品味、为人处事、阅读习惯及同理心。这个清单往后还会随着我生命阶段的进阶再添补。

何处澄江无月明。

即便我站在底层泥潭里,也是努力体面,努力往岸上奔爬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