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烟花到烟火 喻惊蛰 20161028

从烟花到烟火

文|喻惊蛰

 

傍晚的时候同事的女儿到公司里来,辅导过她几次作业,今天也习惯性地问她今天还有没有作业了,小朋友脆生生地答没有了。旁边的小鲜肉同事笑,今天周五了,哪还有作业。

我感叹一句,周五了,小学老师现在就放假了。

这是去年的时候朋友劝我考教师岗的时候给我列举的好处。

“当然小学老师好了,我周五下午三点之后就得闲了,一放学就从镇上坐车来城里找我男朋友。周六日都猫在家里。”

 

 

前天好友来找我吃饭,我们去她熟识的小店吃饭。小店在中医院附近的小巷里,私人庭院。用的是我小时候惯用的老碗,菜式也极朴素,老屋老街令人放松。

席间,好友平淡地说了一句,我买房了。

我问,在哪里。

她说,我们单位旁边。

我想了一下位置,离生态园也很近。

和男朋友一起买的吗。

像你朋友我这种没有安全感的人,当然必须自己买,写自己的名字,握在手里才踏实。

工作三年总是攒不下钱来,索性买个房子。每个月还贷也就还了。

别看我这样,首付十万都是借的。

我说,你单位效益好,慢慢的也就还了。

我们生在一个好时代,房子均价不高,正常单位拿正常工资的年轻人一般毕业两三年只要凑够首付都买得起房。

甚至好地段的首付有低到一万的。

而我也放弃当初吃穿不愁家里有几百平地基可以重新建别墅的想法,决定在市中心买房。房子捆绑的户口、教育、医疗等便利,更不用说便利的生活环境与交通。

 

 

曾经一度,我十分不愿意去见一位朋友,早我两年毕业的她一直在念叨房子,念叨现实一地鸡毛的生活。这两年,她结婚、生子,租了学校里的家属楼大三居老房子,和先生孩子一家三口更像个自成一体的小世界。

而我还一直是学生心态,陷于看不到确定未来的感情之中。工作没有确定终点。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已经考虑在心仪地段买房。记得有天看到一位在京沪买房的年轻人说,成人礼就是在购房合同签约那一刻。

想到这个未来计划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考虑缩减开支,努力赚钱。这件事家里帮不了我,只能靠我自己。

再稍稍一细想就会发现,日常支出最高的是饮食,随便吃个冒菜就能去掉几十,随便和朋友吃顿饭就上百。而我大大咧咧毫不在意。

我讲究餐具,讲究日常生活环境,日常用品品质都不低,但大件基本上已经购齐,能够让我很便利舒适地生活。买完那一拨,我忽然就没有购物的欲望了。

意识到这一点,再去超市我就留意生鲜区了。

虽然现在住的顶楼没有排烟和厨房排水系统,我只能用电饭煲,不过这难不倒我。

我想到我这位朋友,她一直跟我念叨房子,念叨家长里短。一直说要努力挣钱,前两年还觉得她俗得无语,现在忽然觉得热泪盈眶。

我会从城西穿过整个城区去城东看她,看她的宝宝,吃过晚饭陪她在校园里散步。她整个孕期心态平和,因为住在学校里,环境好,运动也十分规律,宝宝出生的时候十分健康。

我想到我假如现在结婚生子,能不能达到她这个状态。

不好说,或许达不到,或许超越。这是个熟练工种,我目前没有操练机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