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昔日影子的时候轰然长大 喻惊蛰 20160802

人总是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昔日影子的时候轰然长大

文|喻惊蛰

今晚本想早睡,却还是熬到了这个点,原因是睡前看工作手机的消息,看到那些攒动的不断发鸡汤要求别人如何如何而自己没有作为的群,忽然觉得很有话说。

我本人很厌恶加咋咋呼呼的群,到目前为止也只有一个读书群而已。但是工作微信不一样,工作微信时时有群消息,有的我上心互动,有的不去管它,仅仅是以主办方的身份被邀请入驻而已。

工作的单位有线上和线下的渠道,线上是常规的互联网推广,这一块我来负责;线下是代理商团队,年龄段四十至六十几的。

以上是背景。昨晚加班回来的路上,我跟老大交流,我说老大你觉得一个男人到了四五十岁最可怕的是什么。

老大问我是什么。

我说最可怕的是不脚踏实地做事,天天幻想以小博大,以小钱挣大钱。就这些天他们拿着手机过来请我帮忙注册各种养老软件各种原始股都有十几个,手机时时攒动,群消息繁忙。各种优惠各种活动,每个从几十块到几千块不等,他们相信那样真的可以得到大钱。

尤其我粗浅学了一点面相知识,真的在年龄、五官特征上对应上生活境遇流年特征的时候,真的为那几个上蹿下跳的中老年人感到悲哀。

在此前我接触到的人到中年的境遇是什么样子。

一类是我的大学老师,人到中年,心智成熟,经济宽裕,界限明确。在学校这个环境,学术上、工作经验上已经游刃有余,没有家累,生活从容而游刃有余。

另一类是我的父母这一圈子里的人,即便因为没有体制保护没有退休金,经济拮据,到了中老年依然勤恳做事,靠自己双手挣生活。

而这一类城镇的游离于体制外的,或已从体制内的退休的,是这种状态。每一天热衷于各种群聊和活动,我认为这样的晚年毫无质量可言,当然仅限于我这样的性格。

因为义无反顾跟着老大加班并给出有效的建设性意见,老大很信任我,很多事交给我来做。最后我发现我的事情变得乱而杂,反倒我的本职文案及推广进展放慢。花了一些时间来理这些事情,决定往后早一点下班,早晨早一点到办公室。因为8:30直至23:00之后的每一个时段,我都极少能够安安静静的思考做事。我的思考是在上班之前,或者下班之后自己梳理的,第二天就是执行。我决定不再插嘴他们线下的事和销售模式,只管好我自己这摊子事。

学学我旁边95年的同事,商人家庭出身的孩子,非常稳重低调,少言语,有事到他手上扎实靠谱地做好,毫不含糊;没叫到他的事的时候他如同隐形人般存在,沉默寡语,该干什么干什么。21岁的男孩给我很大震撼,不同的家庭出身,见过的世面是会很严重地影响一个人的作为的。他很少发朋友圈,极少张扬,火把节那天老大带我们两个加班的过去庄园吃饭,我特别兴奋,看到漂亮的马和风景第一时间掏出手机来拍照,我当时也不觉得奇怪,因为那天庄园主人请客,很多来客都是那样做的。然而我同事表情平淡,没有特别惊讶也没有怎么样,只是默默地在我们兴奋咋呼的时候一个人开始摆碗筷、拿配菜和调料。我注意到了,赶紧收起手机和他一起布菜。

我发现我还是咋咋呼呼的状态,很渴望被看见,即便一再被称赞优秀,我还是希望被看见。这是幼儿的心态,今时成年的我已经不过分需要了。我要认识到这一点。

业绩的最终考核,是看我成交了多少单。我做的所有事,推广,营销,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成交,我要牢记这一点,不要做太多无谓的事。

我决定休一天是昨天23:38之后很偶然的一个念头。

此前我看过很多职场的文章,说义无反顾地加班是多么美好的品德,会让人成长飞快。经过我的实践,我发现一开始大量时间的投入能够较顺利地与工作建立链接,容易进入到那个状态,成为“自己人”。我就在大量时间的投入之中得到了与工作链接的极佳状态及老大的信任。

然而,如此连轴转的透支精力对擅长充电及自我学习的我是一种伤害。我发现到了后期晚上只是一个人木愣愣坐在那里,白天精力也不济,大脑只想去干一些轻松的事不愿意深入思考。

一天的时间过得非常快,我仍记得我着手搭建基础工作时的初心,不愿再以不适合我的拉长时间拉锯战方式来工作生活,出色的工作效率是对公司负责也是对我自己负责。

其实即便今日感觉自己意志独立成熟如我,也会不自觉受到希望被认可的心态影响,然而只要抓住一点——最终目的,考核标准,那些进退两难的事情也就不再是难题。一个人的价值,体现在她输出的价值上。前期的印象分我已做足,不必以这样自我戕害的方式来表忠心,拿出来的业绩及推广方案就是最大的忠心。

船小好调头,我很愿意学习愿意改。今日有这番感慨,完全是因为看到新人同事,如同看到昔日的我。

人总是在别人身上看到自己昔日影子的时候轰然长大。

我希望我是低调的状态,安静做事,安静精进,在我盛年的时候,迅速成长为职业人,有自己说话办事的一套思维方式。

因为工作岗位与工作平台的关系,总是有门户网站方和展会方打电话给我,还有各种推销电话,我会花三五分钟耐心听完,告诉对方铺垫流程我很清楚直接说重点,听对方说一说各自价格档次,各自的服务范围、都有些什么曝光渠道。北京及上海的显然极为训练有素,负责人一般是三十岁左右的人,普通话标准,态度谦和,交流愉快,极为节省彼此时间。而南方的,广州深圳乃至成都昆明及我们本地州市的则多半是新手,问个问题支支吾吾说不出。有的有书面文件和价格流程,有的则胡乱截图,一问三不知。

最搞笑的是本地的一个打着开信息化会议邀请我们的客服,我问她,她们网站全称是什么,背后的公司全称是什么,我需要了解一下,居然连这个都说不出,还反复不停强调她们是国家批准的工程,连串惊叹号反问我“你以为这个代理权很好拿么!”最后在我再三要求下说了一个名字,我迅速查,三个月前才成立的公司,注册资金不及我司零头,重要公示信息居然全不公开。她又甩了两个并无实质内容的新闻软文过来,趾高气扬地讲“您要是没去之前就什么都了解了就用不着我坐这给您打电话了不是”。

我在心里呵呵,面上涵养极好,跟她讲邀约企业参会,基本信息的提供,是一种基本的礼貌,有助于被邀约方迅速做出判断,节省大家时间;说清楚自己供职的公司电商平台全称,是一种基本的职业道德。非笑莫开店,手上的小事都搞不掂,这样的素质,上个班能上成地狱。

往后这样的人消耗我时间的机会会越来越少。

刚才读书群里说起一个话题,我自己说的一段我很喜欢:

我一个人居住,真的好处多多。其中最大的好处就是最大限度地减少他人对我的损耗,起码在一天中有个空间数小时保有自我空间,在这个不必接触人的时间段进行自我修复,自我充电,第二天又思路清晰、精神抖擞。

一个人的空间,爱做什么做什么,不必惊惧及顾及他人感受。慢慢的人就放松从容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