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空间 喻惊蛰 20160624

私人空间

文|喻惊蛰

进展缓慢,图书馆认识的人多,因此十分受干扰。

自己揽了事,开口问了旁边黑乎乎的女孩子是不是要填报志愿,于是开始了五日无尽的烦扰,连带烦扰了我的朋友玥同及大曾。

我是他们讨论进行到一半才意识到不知不觉欠了大曾一个人情。

我发现昵称能使人的心态软化,那就这么喊吧,以他们期待的方式对他们。

今天尝试放慢速度做题,正确率徘徊在60%之间。

始终感觉干扰,也许明天应该回归。

明天的重点是数学运算及资料分析,我知道我在等这样一个契机。

萌生开公众号的想法。

考完试就着手做这件事情。

我认为打造我的自我品牌十分重要,甚过另取一名。

今天再次读到庆山的推送,再次坚定我只表达我自己的做法。

早晨也在达令的碎碎念里看到这个观点,这也是专属我的骄傲。

是的,我为此骄傲。

我写我的,只写我的。

我在文字里才可理清楚我自己。才感觉与自我贴近。

我今天才感受到那种平静,一是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方式观赏那个令我心折的温柔的湖,二是不开灯,坐在藤椅里十分放松和舒服。

我需要这样的空间,往后的周末或许可以来这里度过。

往后的私人空间,不需要吊灯,落地灯就可以了。

事情始终是需要一件一件地做,过于心急或过于缓慢节奏都是不对的。

我还是需要一块一块的做题,然后分类,这样是踏实的。

我喜欢这里吗,是的。

感谢这个月的经历,我知道了公园并不远,湖也不远。走过去并不远。

往后可以独自度过很多愉快的时间。

这样的时刻,我感觉贴近自己。

我现在喜欢私人这个概念。

某种隐秘感,某种隐秘的品味,某种品质的保证。

刚刚回看文章,惊讶妙句之频。

三月时的我敏感惊诧。

如今一个月不在那个环境里,使我撕扯的东西已是沉睡记忆。

彼时我还在隐隐担忧资格证书,如今已可到手。我心里有种感应,那个职位应当是顺理成章。虽然我也会与朋友说题难什么的试图降低期望,但事实上,我知道它是我的。

明天将过去桌子那边了,这样才正式。

这两天对着电脑充着电始终感觉不是那么回事。

要是手机电不足我就看书,看纸质资料。

总之不再去了。

充电可以错开时差。

始终要在桌上才感觉踏实。

今晚网不是很好,也确实疲劳过度。

就早早休息,明晨早一点过去。

事实上我每一天都在迭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