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的幸福,游刃有余的快乐 喻惊蛰 20160410

相对的幸福,游刃有余的快乐

文|喻惊蛰

电话确认我具备某个资格证的报名条件之后,我早起乘长途客车到位于州府的州立大学报名。到州府时已过11点,再乘一个多小时的市内公交转两趟车到州立学院时,看时间工作人员已在午休。

穿过州立校园,就近找了餐厅吃饭休息,再次检查材料是否带齐,在冷气十足的大厅里昏昏欲睡浏览文章到接近下午两点。

邻桌有两个泰妹一直在叽里咕噜讲话,我暗笑幸好我看过《初恋这件小事》,知道那是泰语。

进入州立学院校园时,周围的学生在说着各地方言及彩色普通话,报名时老师十分客气,并没有我在外面城市看到的这种场合那么板正严肃。我放松心情,填写申请表格、交材料和缴费,最后完成信息采集。下午刚上班没什么报名的学生,老师对我上学的城市很是向往,问了我一些问题,我一一作答。后面有学生结伴而来,我道谢告辞。

走在校园里,也许是天热的关系,学生们没有外面大学的孩子那种光芒和朝气。我在市内回程的车上想,也许这些孩子,顶着成绩中下的心态来到这里,想要早早出去谋得职位,生命里有一大部分可能,还没有看见就已经失去。

再次坐上回程的长途客车回到我的城市,回到家姑妈问起我往返时间,我全部加上发现我在路上的时间居然超过八小时。

罢罢,日后我会忘记舟车劳顿的辛苦,只有拿到这个资格的快乐。

想到去年很羡慕有个朋友学校组织考过这个证,拿到证时他晒过图,当时觉得很羡慕也很自惭形秽没有仔细看。现在调出来一看,上面有成绩,一科66,一科60。

我忽然觉得好笑。

很多资格,确实是及格就可以拿到。

而我却始终恐惧,以高分精英的标准要求自己,只告诉自己那很难,结果是自惭形秽,去了解都不敢。

去旅行去参加活动,也是想,一出门就要一大笔钱,我不敢。

在没有动身之前,已经被自己有限的想象限定死了,白白错失许多机会。

直到许多“不得不”的场合,近距离体验过一次之后,才知道它是怎么回事。

这是只有自己体验过才能获得的秘而不宣的感受,一种隐秘愉悦的信心。

那些早早体验过的人,已踏着这一步到下一步,一步一步成为众人所仰望的人。

所以今时今日,我不再盲目羡慕名校履历闪闪的人。

或许是因为身处大城市,身处各类信息频繁的高校,所以知悉报考流程,有的放矢地去准备,因此获得机会。而在小地方的人,或许一生不曾听闻。

这是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势差。

所以今时今日,不该是为回到内陆城市而过分沮丧,而是要不断从各个渠道去了解、准备、体验,当下这个处境,机会来时,我能做什么。

抓住这些适用于自己的体验机会,成就这个环境里游刃有余的生活。

毕竟,每个人的幸福和成就,在一个环境里都是相对的。

当一个人游刃有余时,会比较容易感觉到幸福,比较容易撇开杂质,心无旁骛实现半自动化,体验到精进的快乐。

如此,方为良性循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