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新频率。察觉到的新转换方式。 20160229 喻惊蛰

记录。新频率。察觉到的新转换方式。

文|喻惊蛰

吵了一架之后我回到我的大床上,听起了静坐。虑心。里面的四首轻音乐。这是非常高远的音乐,让我觉得自己的生命很舒展。它和我同时在看的笔记一起,带我飞离当下的潦草困境。
我起床之后独自一个人的快乐心情被我妈回来之后的盯着和管束、嘲讽破坏殆尽。我更加明确了要有一个独立生活空间的决心。即便结婚,最好独立两套住房,独立卫浴独立书房。独立的生活空间。不必必须要拴在一起吃饭。可以相互来对方的书房串门工作。这是我要做到的状态。
我吵了架发了很大的火,而那股火就像在我的身体之外,对我没有一点影响。于是我知道那只是我慌不择路为了离开那个处境那种不适状态的一种暴烈手段。下一次略掉这个多余的程序,直接起身走开。
我有了喜欢的音乐,欣赏书的品味。对不对频率能量混乱的东西马上就能觉察到,马上撤出,不在上面浪费时间。我知道我到了生命一个新的状态了。有音乐相伴有好的东西陪着我觉得很满足一个状态。往后应该还会生发出更多的精神乐趣。
我昨天忽然顿悟了一件事。我是精神愉悦大过其它的人。那我就去追求我的精神愉悦好了。
如今我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耐饿,耐孤立,耐一个人。从前威胁我的事都失效,这件事让我觉得无比痛快。
我意识到使我暴怒的正是我妈无时无刻不在的盯着和指责。我在愤怒什么。她和她代表的东西很强大吗。除了反驳和起身就走是不是没有别的办法。
我顿悟到一个新方式。不在那些事上投注能量,只在我想投注的事情上投注能量。
那篇文章,越过它,就是一种断裂。我无法自如进行后面的接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