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记录。对照。复盘。 20160228 喻惊蛰

自我记录。对照。复盘。

文|喻惊蛰

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像是某种奇异的断裂,从某一个时刻开始,我跟以前不一样了。这是五年来,我第一次如此深重又轻盈的感受。好像刚刚有了自我意识的孩子,我的头是我的头,我的四肢是我的四肢了。这变化如此精确,以至于我的头脑捕捉到它了。
准确的说,是我之所以成为我了。
感知到这变化从什么时候开始,是重感冒的我在阴雨天持续数十小时不眠不休地沉浸在一篇文章,那是我准备发布的下一篇稿子。之前是延续上一篇文章的感觉,有些问题没有弄明白,白天看的东西又有些思考,就在这一篇文章接着解决。然而这一天阴雨时间如此之长,听的轻音乐如此合我的频率。前一天用作题图截图下来那段精彩论述一直萦绕脑海。长时间同一姿势过分的投入,我竟遇到我梦寐以求的状态,我与我的神性链接了起来。我开始看到我心里的瘀伤一点一点飞快地显现出来,潜藏在意识褶皱的这些东西我以为我已经忘记,它们争先恐后地跳出来,白纸黑字凝固下来与我见面。
我的痛苦,我的羞耻,我的愤怒,通通不打招呼地跑出来。我对自己再无隐瞒。如果说以前是端着的话,这次就是坦诚剖白。不再试图遮掩,这就是自我救赎的开始了。
这篇文章很长,我完成三分之二的时候十分满意,不用说这自然是超越我过往的所有文章,我又到了一个新高度。这就是我自我要求的理想状态。每一次,都比以往更前进一点,这是非常爽的感受。这就是创作的最高奖赏。
可是到后面,四肢很乏,脑子很活跃,整个被激活,想到什么都记得住,都有感觉该安插在哪儿。以前看的一本儿童教育书上说“儿童到了一定年龄阅读要呈半自动化状态,不占用脑力才真正有助于知识的吸收。”我就是在半自动化状态。我起来喝口水上个厕所脑子里都不停在冒句子。为了不打断这种状态,我错过了两顿饭。爸爸来喊我吃饭,我说你们吃你们的不用管我。爸爸气冲冲的走了。晚饭我妈又怒气冲冲的来喊我,我说我饿了会出来吃的。我十几个小时不停地写,饿的不行了吃两口甜点。一直到凌晨三点,我觉得结尾了,实在困倦。就昏昏沉沉地睡了。我想明天白天的时候再看一眼就发给侯老师。第二天清晨人还没完全醒句子又开始大面积冒出来。拿过手机坐起来又接着写。又是第一天那样的状态,又没按时吃上饭。又支起枕头坐在被窝里从醒来写到凌晨三点。我觉得有点对不住侯老师。虽然没跟他说过这事。我是要今天发的。
我忘记了我前一天才发的一篇,没有意识到这样太密集太频繁了。忘记的原因很简单,我一天的脑力过得太密集了,我对时间没有那么强的概念,我的思虑随着阅读旅行到天外,我每天都有很多东西可写,就记着是不是又该发文了。
凌晨三点。这是我这么久以来写得最长的一篇文章。我觉得我心里瘀伤的东西都倾吐完尽了,我到了新的一个路口了。但这篇文章又与以往不同,以为写完就完了,一气呵成,不用修改。这篇我在写到第一次结尾的时候被激活的脑子又冒了许多事件和句子出来,很有发散的余地。大家时间顺序不一样,我写哪一段都很开心。于是我就在后面先记下这件事。然后一个一个扩。打算边扩边插进合适的地方去。就这样,体量庞杂的超级巨无霸出现了。我需要做之前很少做的的事,从头修改一遍。
本着今日事今日毕的原则我一直过得很爽利,白天事情干完了晚上玩得也好。再次结尾,一看钟点又过了凌晨三点,眼皮在打架,肩胛骨疼的不行,我就打算再一天清晨改完晚上发。放平枕头躺平头昏沉沉地睡了。
醒来深深的悲伤笼罩了我。
大晴天,春暖花开什么都好,我却兴致不高。我的悲伤没有散。我发现我在为长文的内容后怕。我仿佛看见看完这篇的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看轻我。这里面说的是我的来路,我的来路,那么多悲伤,那么多的辛苦。太实在了,实在得我和我的心链接爽得不行。实在到不能示众。
我对我自己说,所以说,不能拖,一拖就夜长梦多。发了也就发了。发了就没这些事了。行了,再检查检查,太长了分分部分,就晚上发。这么真诚,它应该会使人震动吧。
我在大太阳底下晒太阳忽然想起来,邻家我指导背单词的高一的娃明天要上学了。我答应过她,开学前一天要检查检查,顺便告诉她这个计划表开学后要变动的部分。
我去了,娃正在床边收东西,收书叠床单,满头大汗抱怨说我的天啊开个学怎么东西那么多。我呵呵笑,边坐床上玩我的边提点她要注意的事。玩着玩着看见她理出来几本杂志,其中有一本《Visa看天下》,我高兴地拿起来说这是我高中的时候最喜欢看的杂志之一。她说朝另一个小姑娘借的,打算晚上拿去还的。反正闲着也没事,我看看。这是2015年6月刊,全本三分之一的内容在讲PS,从揭明星的短到戳破普通人的自拍美颜的不屑。娱记熟练轻蔑地历数每贵圈明星的虚伪,通篇欲除之而后快的看不上眼。不指名道姓但又让你明显知道是谁,我的妈,通篇二十几个明星我居然都知道说的是谁,这些美貌光鲜的明星们都不同程度地整过容,对修图师提过匪夷所思的要求。娱记用适时又不露痕迹地指出明星的虚伪与表里不一,黑历史按时间梳理,细到不红的时候某一个小报的访谈七八年前的里的一句博客内容。我越看心越凉。从专业角度来讲这些娱记非常敬业,资料详实,对圈里的事情如数家珍,我想她们应该常年保有所关注明星的一切资料档案。

写到这里,发现我还是在剖白我自己。弯弯绕绕在面上绕。
我的变化就是,那本躁腥气味的杂志会是我看的最后一本同类型的杂志。
将来某一天我的历史会不会这样给人翻?翻就翻,他妈的,到时候我人都比这个状态走多远了翻了又怎么样。
是某个时刻我又在觉得那篇文章还没有发出去对不起侯老师。我的意识忽然蹦出来一句话,你写作难道是为了侯老师?
当然不是。这是我隐秘的对话和愉悦。发不发我都会写。
比起想很多等待合适状态之前,重要的是去做。我听了甘丽婷老师很精彩的教育心理学讲述,知道了学教育心理学之前要学一下普通心理学和发展心理学。我又发现了很多好东西,我知道我对教育心理学充满了好兴趣并突然找到了门径。要懂得就真正的去懂得。
我再次卸载了微博。
我重新听松居和、小宫瑞代、京田诚一,尺八,Bamboo。我在长时间运动之后感应到了这股宁静的力量。
我捕捉到了我要让我自己接触好的。
我静得下心来练字。
我一篇一篇理解宋词。
我看到佳人手机版和微信公众号心灵鸡汤再也看不下去。
当你知道真正的好东西的时候,那些糟糕的十八流的垃圾食品就无法入口了。这是真正的对崇敬的她的彻底的向往和领会。她很聪明的在十多年前就不再看报纸电视只看她愿意看的这些有智慧的人的。你看她现在练得多么通透,生活多么自由。那就是我向往的自由。
我不想去盯着别人,我只关心我自己怎么样。并且我感觉到自己的精进和成长。那些智慧是让我明悦的,而不是太多嘈杂负面感受。
我知道我敏锐地捕捉了本质。我知道我自己是在精进的。这不让我惶恐而让我感觉明亮喜悦。这就是我要的。我自己挑选的。并且我可以藉此过滤掉生活里的大部分烦恼。把猜忌担忧别人的目光收回我自己身上。
并且不再表演。
只是在精进。
这就是我心悦的状态。
我看得见我们的房子,并且知道了它以后会是怎样的样子。把枯枝烂木拿掉,把墙打通变成落地窗,背景墙做成书架,铺上实木地板和地毯。厦子上摆满花草。屋内也会摆满花草。
这就是我今天插上两枝桃花和布置了一瓶花的美好结果。
这是我善待那个疯子的福报。那个精神不正常的疯子在大路上指着我旁边的什么东西呜哇乱叫,我听了一会儿才听明白她在说花好看。问她要不要,我摘一束给她。她说要,于是我摘了一束送下去给她。她很高兴拿着花走。我跟着她走两步叮嘱她说回去记得叫她婆婆找瓶子插上。转头我看见盛开的桃花发现我也可以在家里插。我做了这件事,一整个下午和晚上都很愉悦。我还看见了各种各样采之不尽可插在家里的绿枝和花。往常我为什么没有看见这件事。因为我没有在这个层面投注能量。我的目光在脏乱、不得动弹、被干涉、修葺房屋重整屋苑需要一大笔费用现在没有那笔费用的状态上。我的概念里插花应该在古色古香明亮屋宇里在外面世界里插。我的心还没有回到这里。我在等以后而没有活在当下。我拿花回来插会被斥责不干正事。破花破草整回来干什么有什么用。可我就拿回来了放我的桌子上你又能怎么着。原来,隐约害怕被骂害怕领受斥责,我封闭了很大一部分自我。自暴自弃去同化我厌恶的生活。放弃去建设很多事。很多我已经长大,已经有能量自主去建设的事。原来我像从小被拴在桩子上的小牛,长大了有形的绳子没有了无形那根绳子还在困着我。
吃果的时候,咬碎了一颗核,我想到可以把这多核的果果的籽收集起来,放小杯子里发芽,做成杯子里的小森林。以前我绝不会想着做这些事。很小的时候看过一本纪念彭德怀的回忆录,文革揪斗的阴森从此笼罩在我的意识里。后来学历史,画时间轴,知道民国那一代辉煌的民营资本在某一个时段几近于无,某一个阶层的生活也消失。因此我看到描绘民国时的灿烂光辉的作品总会在心里后怕,灿烂有什么用,还不是会被弄死会消失。同理鲜切花及一切生长周期短的作物也一样,我不喜欢它们,也不会想着亲近它们。
现在我知道,那些生命都活过灿烂光辉的日子,不能因为他们后面遭难,身受困厄光辉被压制,就否认他们生存的意义。而美丽的花和绿植,它们一季有一季的枯荣,但它们毕竟活过,绽放过,我欣赏它们不是罪过,枯萎了再换新的鲜花便是。就它们个体来讲是枯萎了消失了,就整个植物生态而言,四季欣欣向荣,我有采之不尽的绿植和花朵。我不必为了它会枯萎会死而裹缩。

我觉得我的心越来越接近童真。越来越知道把心放到什么地方。
我不再将自己陷落别人的目光和表演的情绪。
我越来越不在乎别人怎么看。
我越来越心悦我自己。
将来的我,一定会散发欣悦的气质,就像今日我隐秘欣赏的她这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