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日清扫内心空间

新知道的站给我许多惊喜,随手搜索美食,得到许多十分有观看愿望的剧集。准备在午后及晚上观看它们。一个剧集要给人以力量,除了处理干净的镜头,还有不哗众取宠、谨敬在心、不假手求外的态度。三年前观看的《寿司之神》给我力量。反复看很多遍,感觉每一帧都历历在目。“要这样的剧集才行”这样的感觉。这可算一条挑选的标准。在有能力时与它们见面,对照相认,可算是阅历的一种奖赏。
今日阅读到的复信也给我很大安慰。
“我保持阅读,以维持不间断的吸收、学习、思考。但不会读那些流行的,喧杂的、鼓动物质和欲望的书籍。应该多看看古人或以往时代有深刻智慧的人的书,从他们的书中得到建设性的观点和建议。”
“空闲时不要因为无聊而屈服于网络、电视电影等娱乐及一切貌似热闹和时髦的潮流,这些无用的信息,只会干扰我们的心专注和清明。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然后专心地去做。这样,与自我与外界的连接感一直存在,不会断裂。”
“断裂之处、一定有自己的不清明、困惑和犹豫。”
我看到自己的局限之处和复杂聒噪的信息来源。立刻卸载信息过载的应用。观看了《小森林·冬春篇》、《小森林·夏秋篇》,从中获得宁静的力量和安慰。找到了法顶禅师的《山中花开》。
我认知许多事物都是偶然。偶然在某处看到推荐,偶然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看见它,识别它、接受它的召唤,由此跨入一个新的维度。一个勾连一个,一个带领我到另一个,刻画领域地图,构建一个大的世界。无论是寒冷的夜晚有这些生活态度陪伴,还是清除不必要的信息来源,还是不再考验自己在庞杂信息中耗费的精力和辨别能力。加加减减,成为构建自我的微弱线索。
我的自我时强时弱,需要提醒补充。人要知道自己要什么,要专注下去,只是当时的灵光乍现还不够,需要不断的维持和有技巧的补充。不断添加新鲜血液,不断在时空中与同类相互映照确认,这样才能稳固那种感觉,才能条分缕析地说,我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有的东西,在一个时段进入,下一时段就发现它的肤浅。有的东西,在某一时段与你相认,从此成为你隐秘稳固的特质。
我相信我与它们是互相呼应的。我有许多隐秘的关注渠道,或许这不过是大庭广众之下的小小一颗,只是我为识别它们、重新组织它们、定期看望它们而感觉欢喜。它们杂糅构成我的精神内核,在某一刻凸显其特质。由此支撑我构建一个广袤静谧的空间,丰沛稳固我的内在。或固执、或更加良善温和。那应该越来越成为一种温和悦人的气质。近来越发感觉这种力量强烈而明显。这与我长时间阅读及独处、少与人接触交往辩驳有关。这是一种生长的本能。是一种长期阅读及自省的馈赠。
我察觉到愤怒的来源。
努力要向上之时及目所及的困乏、脏、毫无美感、无能为力、丑陋、毫无品质。
我长这么大,看《小森林·冬春篇|夏秋篇》第一次知道胡萝卜和萝卜可以那样切。从前都没有人教过我,我也没有见过。没有这样的意识。 家里没有盘子,无论我从小到大央求多少次。为了实用方便、不散发热量过快,从来都是用碗装。薄胎白瓷大碗中碗小碗。印“福夀”字样。不成套,仅从实用出发,亦没有搭配的美感。
从小在家里。东西掉了,只会张嘴就骂,不会举手之劳伸手捡一捡。某样东西忘收了或放错地方不会随手归置到正确地方,只会反反复复地骂,一看见就骂,骂了一整天东西还在那个地方。没有什么积极的改变。如果恰巧那个东西因为没有放对地方磕坏了,那么立刻抓住机会占据道德制高点优越感十足指责,早说过了你不听,看看你犯的不可饶恕的死罪。事情做错了,不会示范正确的是怎样做,只有劈头盖脸的骂。骂一千遍。我惶然。我自责。我避缩。隔绝在耳外。耳旁风。
只有冷言冷语。
只有控制欲和支配斥责毫无反抗之力的孩童的优越感。
没有爱。
没有链接。
很久之后我想我遇到事情关注点始终不是如何去解决问题,而是花许多精力内耗恐惧事情发生的后果,绕着面上做文章。这就是根源。在我的认知里,没有人关心真正事情的进展是什么,发生了事情出了差错你就等着大难临头。
被强加的罪名和意志。
无法承受到恨不得去死的困窘。
最后的最后,被辱骂做得不好这件事情,我还是没有学会。并且成为阴影。明显的抵触到最后隐形对抗。一遇到这样的事情,急躁,无法静下来。敷衍。对抗。十几年后,我都忘记了我为什么会厌恶这件事,但就是厌恶。比如清扫。比如喝汤。比如与她同在一个场域事情就是做不好。就是没有耐心等待菜熟。没有耐心匀均翻炒。没有耐心调配酱汁。没有想象空间做新的菜式。不想清扫。不觉得是自己的地方。永远感觉像外人。怎么样也做不好。避之不尽的隔膜感。
反反复复的贬损就是会将一个人塑造成你贬损的样子,因为那是你的心像,你心里呈现出来的样子。至少在你面前会是这样。长期来看,辱骂不会造成积极的结果。每个人都有变好的愿望,都希望在对方心中有一个好的印象盒子,如果这个盒子打破了,且多番努力弥补失败,只会破罐破摔。
母子之间一开始力量悬殊,母亲占据绝对优势,随意辱骂打压,孩子毫无反抗之力。随着年月增长,她会失去同这个孩子的链接。两人都得不到温暖,母亲会更加愤怒养了白眼狼,得不到孩子的亲密和尊敬,可她忘记了,孩子从小承受的就是这些,实在感受到的学会的也只是这些,呈现出来也只能是这样。种下杂草,怎么能期望它长出豆子呢。打着“为你好”的旗号,十分空洞,毫无温度,毫无链接。天长日久,孩子性格残缺,没有在母亲那里得到确认的自我破碎,且会无意识的不断的在长大后的亲密关系里复现童年糟糕的亲子关系,重复这个痛苦轮回。以为贬损对方就是爱,以为讲面上的大道理就是爱,不会关心对方的真实感受,只会不断重复看似庞大有力实则空洞的大道理,因为内心没有力量,只能用外部宏大空洞的概念支撑自己。没有爱的能力,不断自我怀疑,或冷漠切断对方的链接,或者根本无法识别。成功学、心灵鸡汤,一切言之凿凿看似十分有道理的讲爱的书籍,以孩子残缺的频率,只能吸收这些。直到反复失败,直到痛失所爱。这个时候年龄大半已过二十五接近三十,生命走到这里,有点看造化的意味。
有的人得过且过,就此将就,抓个差不多的人结婚,在与伴侣相处上愈发冷漠,在亲密关系高峰期过后没有能力维护。得不到爱,在外寻找感官刺激,将心寄着他处,名利、人际、一切喧嚣扰嚷闹闹哄哄的事物。骂社会,感叹世风日下,满口国家大事,成为面目龌龊平庸的中年人。在下一代教育上重复这个糟糕的轮回,却从不反思或是根本没有反思能力弄明白这是为什么。不尊重亦不了解学习规律,一窝蜂早早将孩子送进补习班,孩子的自主学习能力被破坏殆尽,后续发力不强,竞争力越来越差。又找到变本加厉辱骂孩子的机会,否定孩子的一切可能,无意识制造下一代痛苦轮回。
为什么说看造化,因为能否识别错处还与过往知识系统、自省能力有关。小部分人痛失所爱后开始反思缘由,重新学习,重新实践爱的能力,觉知过往的错误,在自身这一代终止痛苦轮回。这类自我破碎残缺的人里,具备持续学习能力的人不多,何况这过程漫长,不亚于挫骨重组。如果能得到比自己强大得多的同类相认和帮助,痛苦会减轻许多。
爱不是两个人在一起吃吃饭逛逛街搭个伙过日子那么简单,它是人在世间的重新确认。是人生枝桠的生发。难得的是相互不先入为主的评断,尊重事实,尊重真相,抱持对方身受的深重苦难。
我曾经看到一个结论说,爱情是一种高级的情感,大部分人都没有机会获得。当时我百思不得其解,爱情不是到了一定年龄阶段就自然而然会遭遇的事情吗,为什么大部分人都没有机会获得。现在看多身边世事,结合自身感受,这个结论是对的。许多人和从前的我一样,徒学形式,不知其内涵。爱是两个生命的彼此确认,爱是抱持理解。不仅仅生养孩子繁衍生息那么简单。这是一种撼动生命内核的情感,如果有幸遇见,会获得深刻的成长。我能够获得吗。我也不知道。但我在系统学习、识别、放下偏见的路上。
我长大之后一度矫枉过正。总是对环境格外敏感,时刻关注场内人感受,时刻下意识照顾在场弱小者,很容易因这感同身受与大度获得信任,与该场域弱小者成为朋友。远离中心,回避场上的热闹,构筑微小空间,照顾他们感受,像某种隐秘同盟。东西掉了我轻轻拾起来放回原位悄悄走开,几乎成为无意识动作,下一秒完全忘记这件事。就像我小时候一直希望我母亲对我做而她从没做到那样。这算不算得一种代偿。
做错事被大声指责践踏自尊并且不告知出路是多么难堪困窘。我有能力对抗之时绝无可能再将这种难堪施加他人。我去辅导班辅导孩子作文,第一堂课两个孩子试探我,在我转身在黑板上写字的时候钻到桌子底下,我回头一个人没有。他们在桌子底下嗤嗤地笑。我没有犹豫一秒立刻蹲下,偏着头和他们说,看来同学们喜欢在桌子底下听课,那老师就这么讲课。没有斥责,也没有试图阻止,就那么开始讲,两个小鬼头过一会儿悄悄回到座位上,十分安静。此外课间他们提出要玩我的手机我也大方给他们,想听故事我也讲。从没有骂过他们,一句重话也没有。始终坚持鼓励及正向肯定为主。一段时间下来进步很快,那是我们相处非常愉快的时光,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教授知识和孩子相处的快乐。长时间逗留补习班的孩子,缺少肯定和关注的孩子,被父母以爱和赢在起跑线的名义放逐到这个冷冰冰地方的孩子,被父母和补习班联手早早破坏殆尽学习能力的孩子。那时的我心里很难过,但又不知道难过什么。一学期课程结束时小姑娘舍不得我,撺掇同班的小男生去求负责的老师留我,得知留我不成趴在桌上呜呜哭。我感觉很心酸,现在想起来还很揪心。
思绪到这里,又映照了我内心的柔软幽暗。今时今日准备以此为职业,当初的初衷完全忘记,充斥的嘈杂信息是离家远近软硬件设施升职评职称及读研可能,日常检查备课如何繁琐、孩子如何吵闹、安全问题如何头痛。之所以选择这个职业也不过是因为在此地货真价实的悠长假期和体面,以及当年依稀的快乐和对此擅长的感觉。我对这个职业认认真真做功课,综合得来许多信息,以为自己对此十分有掌控。现在,内心的初衷全部鲜活起来了。我会把它留住,给我快乐的是什么,我全部想起来了。我始终是个感性的人,外部试图刺激我的物欲名誉和看起来很好的生活模式不会给我长久快乐,只有持续的自我提升及内心的成长拓展净化才足以支撑我。
这是我内心择定的路,虽然它注定孤独漫长。我知道它会滋养我的生命丰盛茁壮。
2013年之前,做饭对我来讲是一件困难且伴随着斥责与麻烦的事。2013年之后,我对做菜有一种执念,强烈知道要做好这件事。好像是天然就该做好的事。我对此强烈向往。从不会到熟练,过渡并不困难,很快就到了能够招待宴客的程度。寻找理论书籍、寻找菜谱,大力收集调味料知识,专门分类,等待合适的时机阅读并实践它们。我在今年偶然得知在我年幼时已过世的祖父是大厨。说不出的温热感受。他老人家的菜式,我并没有承袭过来。我至今认不全调料和香料,至今不会做一个本地大菜。我只知道我的姑妈和我妈做菜比许多地方好吃,但从没有要学的想法。每一次试图看我妈做菜的时间都会成为我妈嫌恶我斥责我翻我旧账的机会,贬损压抑到忌惮近身,忌惮靠近炒菜的地方,忌惮我妈在的场合。直到现在每一餐,会每时每刻试图插手指导,每时每刻找到不是来说。盐不够,拿锅铲姿势不对,锅偏离发热盘……拌凉菜一定会高声制止,油辣子放太多!调料少点,卖盐的打死放里面了!从来没有个谱气!菜做得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借此获得掌控发言显示“我比你强”的机会。这一无是处的我,这过度被吞噬的我的自我,转化成如今硬生生的冷漠和厌恶。我不在意曾经说过爱我的人因我母子关系不恰厌恶我。这是事实。是我想努力转化消解但始终被无助感笼罩的事实。
我痛太多了。痛到麻木,常常压制过爱的感受。只能在受到震动的时候打碎一点坚硬外壳,看看掉下来这点碎楂是什么,清扫这点空间,填塞新的东西进去弥补空缺。
我恨加诸在我身上这一切。我恨想要改变时的积重难返。我恨这么多年原本不该花在内耗和自我怀疑上的时间。
我从没有这么明确这个恨,也从没像现在这个阶段这样,把投射过来的压抑贬损原封不动还回去。如此顺着我真实的心意,如此离经叛道,如此痛快淋漓。
海灵格说要接受加诸于自己身上的命运。我有很多郁积的愤怒,我必须让它们有个出口。《这一生为何而来》我才读完三分之二,相信后面的家庭系统排列还会给我带来更多冲击和揪出更多伤痛感受,这个时刻选择集中来阅读和照见内心伤痛再合适不过。我迟早是要面对的,如今有了感应,是好事。
恨也是有力量的,给它出口的感觉如此之好。不否认不分裂,承认它存在的合理性,我的能量不会在这里阻滞,我会拖着我自己往前走。
人有可能相信自己的内在节奏,按自己的内在节奏行事吗。这之前的我是不信的,我胡乱抓很多东西来支撑,拉拉杂杂铸成我的铠甲。信息爆炸和智能手机普及几乎毁了我。你无法理解我对知识饥渴,成长的迫切。我多么希望变得有力。每天呈爆炸性几何级数增长更新的东西那么多。我花很多的时间来追逐,几小时几小时坐下来一篇一篇看“有用”的东西,并且为看不完内疚,不眠不休。它们发挥激发荷尔蒙的功能,并不能给我力量安置坚实的骨架。我一直是焦躁不安的。
一个人没有精神内核,对自己没有信任感和笃定感的时候,会选择大量占有信息,以此来壮大自我,获得认同。因为贫乏,因为无处不在的压制,会被掠夺美的感受和丧失美的可能。
人要容许生命里这么一个状态,狼吞虎咽、饥不择食。要容许它解除禁制后的疯狂,容许血肉横飞,容许杀戮的时刻,容许它发挥消散殆尽,才有可能自然而然转入清明的维度。试图压制、掩藏、替代终究不可能。它会潜藏在生命褶皱的幽暗处,意想不到的时候给你迎头痛击,反反复复出现,反反复复头破血流,直到你做好准备迎接化解这个毒瘤。
生命是有节奏的,你要去识别它。苦难也是可以给你馈赠的,只要你识别它。看见它,不压制它,不沉湎于它。
阅读过的信息那么多,如今自然知道了如何选择。 五年扎扎实实的功课,累积到了一定的量,很快能够辨认出眼前信息的特点,纳入自有知识系统,糅合链接,理解飞快,合成自己之所需。这本能,如同初生春芽,应时而生。
因敏感内耗,故而对同类感同身受,故而对世界的层次有丰富认知和感受。除了耗掉那些,除了无法成为向往的大人物,作为个体, 能够感知事物多个维度的层面,有丰富的感受也是一种馈赠吧,如果你消化得了的话。为此自卑痛苦了这么多年,逐渐感知到转化的力量,是时候翻过手上的牌,看看对岸是什么了吧。
崩毁的,可以按现时希冀的样子重建。小时候没有得到的允许犯错的空间和体面的可能,长大了有力量的你可以自己给。哪怕方式剧烈也不要紧,给时间以足够耐心,一切都会回到它应有的轨道上去。
看看你过往,有许多的控诉,责任推脱他人肩头。没有着力点,没有力量。这一程来到渡口,嘶声力竭,嗓子哑了,没有吃到好东西也没有力气,上岸歇歇吧。
不不。这不是寻求感官刺激的言语逞能,这是在逐日清扫内心空间。积尘的、幽暗的、不被疼爱的。看见它的存在,接受它的存在。在这些微小真实的作为里,逐渐置换内心血液,成为一个新的人。

后记:昨晚从十点写到凌晨三点,耗时太长,脑子疲累。今晨醒来时补充部分内容,多发议论,在阅读时能够感觉到明显分野。这些句子自己迸发出来,我没有刻意经营,写到哪里算哪里,呈现出来的就是这个样子。我感觉我在突破某个点,拉下遮羞布,揭掉粉饰的膏药,让淤积的痛楚显现出来。看见它,让它消散。有个类比我很喜欢,倾吐完尽,交付出去那刻即与我无关,打包放入时间的河流,奔赴人生的下一个渡口。我喜欢这样一种无限广大的空间和延展的维度。它使我有机会面对内心的痛楚和羞耻,使我开始有空间给自己,看看真相是什么。
是的,你的成长没有那么一帆风顺甜蜜幸福。是的,你一直战战兢兢试图找到医治自己的良方。是的,你一直不承认你的心是残缺的。你是一个人。你是孤独的。你没有被以期待的方式好好照顾,好好爱护。你是自我教化的结果。在你八岁,他们抱回幼弟时没有安抚你时就失去你了。后来十五岁时他们也没能重新得回你。你一直是孤零零的。你不是他们看见那个样子。你是讨好的。是封闭感官的。是没有能力爱的。你拼命抓着书,是因为它给你信任感。唯一为你赢得持续认可。为你超越他人及今时的自己提供可能。你不懂得爱。但你渴望。如今你已趟过这条河流了,知道了它是怎么回事。你不再因为未知而惧怕了。杀戮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今时你为自己而读。再不必拿着自己最喜欢的事去讨好他人了。今时你亦可理性去爱。被伤了也不会死的,你挺过来了。伤痛的事,穿过去了和从没穿过是不一样的。痛楚在所难免,你看到的风景不一样了。阀值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突破的。有的人从此失去底线了,但你没有,你因此有了自己的原则和标准。
他们无能为力,那是他们的事。不必把他们的责任揽过来扛了。从前你没有力量,羞耻愧疚。现今你有了力量,只需做好你生命的功课。那是他们生命的功课,是他们的宿命。你爱他们。但不必扛。生命的自足会满溢吗。不知道。应该会吧。你是长于用书写思考的人,力所能及的是内在突破瓶颈,继续成长蜕变。
白纸黑字凝固下来,也逐渐看出缺陷所在。空泛概念太多,细节及建设性、可操作性的关键部分太少。目前仍集中在指出现象阶段,在努力转变思维。往后会逐步完善这方面的内容。我曾一度为遮羞布下的内容感到羞赫,感谢初始阶段不被大肆评断。突破某个禁忌之后,应该会获得更为广袤清明的空间。我想,假以时日,我会获得内心的标准,会有一个丰盛坚定的自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