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尽(修改稿)

完  尽

                              |喻惊蛰

 

     这一个月,我花了一些时间自己相处。不做任何计划,不强求,不限制,想做什么可以做。晚间下班回来,吃过晚饭静静关上房门,关掉灯,静静躺在床上,和自己相处。黑暗里面。有时看看微信。有时听听异域的音乐。有时听听广播剧。有时听听小说。有时什么也不做,任凭焦虑和紧张的情绪滚滚而过。我是个无法完全放松的人。一如此刻。

     始终记得与侯老师的稿约,但也耐心等候。等待一个诸如此类的时刻。房间安静如水,远处隐隐传来汽车飞驰而过的声音。心里有很多念头想要倾吐完尽。起先想要听一听轻音乐牵扯情绪,听了三五分钟,感觉别扭,索性关掉音乐摘掉耳机。关闭所有社交软件,专心做这个事情。我想我还是太在意,所以才一直没有找好时机。一段时间内心里会有一个句子盘旋。走路的时候。看书的时候。吃饭的时候。但某一个节点,它会被取代。新的句子反复盘旋。我心里有那么多的独白想要说。挣扎着找不到出口。我有那么多精美的片段,到底还是没有勇气拿出来示众。

     最后只剩下了静默。

       

    在今年我用年终奖为自己购买了一个好的手机。第一眼看到它我就知道那是我要的东西,拿到手里打开界面完全被吸引。此后的时光里,除却睡觉,片刻不离。我并没有强烈的恋物之心,但并不避讳向亲密的朋友表达对它的爱意。这是我坚持对自己的宠溺。我用它写下许多字句,最近还养成随手拍照的好习。拍出来的镜头,鲜少有不满意。每晚会做简单清理,删去多余情绪。室友赞我镜头干净。我说就是走在路上感觉美丽,随手一拍而已。

    一直在于自己的念头搏斗。升腾起一个美好愿望,随即否定。再有新念头。再次否定。如此往复。今天我觉察了两个念头。一个是不知道为什么习惯性的一再反驳我们领导。一个是在提到明天集团大会有可能会给我涨薪时我大刺刺的不在意。第一个我察觉之后试图弄清楚我心里是什么声音,没有成功。随即剥离,静下心来耐心听我们领导在说什么。但好在他也并不在意,依旧与我热烈讨论,最后达成一致的提案。第二个关于涨薪这个事情,在同事们热烈讨论,我脱口而出“不太在意”继续做自己的事之后。心里静下来时说,我很在意。

    这两个念头,我都反应灵敏。但是没有结论。下班之后我照常走路回家,想了一路,观察了一路的树和天空。都没有想清楚。为什么我对金钱的态度有点拒绝和疏离,同时又坚信我的成绩当初提拔我的大领导看得到,会给我加薪。把这一决定权完全交出去。把现实经手的工作和薪资完全隔离,像是两件不相干的事情。不得不说,这一隔离有时很影响我动力。为什么这么正当顺理成章的事情,我要抗拒。写到这里,我稍稍想到,是不是在我的潜意识里,关于钱有太多不好的记忆。诸多限制,想要得不到。想要会被羞辱嘲讽。想要时无比沉重。

    反观内心。我还是新手。但能够看见,已经幸运。我与金钱之间阻隔的链接稍稍松动。如果想要,为什么不敢大胆承认想要,反而要在意识上一再坚定地反驳。

    近来我常常觉得幸运。借调的部门管理宽松,领导认可我能力,并不干涉我完成任务之后做什么事情。平时注意累积,随手存下资料数据。我做方案又好又迅速,连我自己都吃惊。刚开始公司内冗余复杂的人事关系会损耗我热情,但我随即本能想出应对方式,把控好流程,预计这个事情损耗在人事、几个中层高层领导之间需要的时间,提前做好。这一件做完马上开始下一件,于我自己两件事之间并没有空档,我照顾了冗余人事的同时又保持了自我的推进,并没有浪费时间。如此我再次恢复活力,能够集中精力,有时能做好几个版本的备案。常有人抱怨上班族拿着微薄薪资给人打工辛苦,我却没有这样的心理。大概是因为我早早总结出规律,在有限的范围里做出了最有利于自我选择的事情。而人,只要有了自我选择,就会有无尽动力。在此地,我有如同兽类的极灵敏的求生本能和变通能力。大概是此地对我没有太多限制。除了偶尔让人心烦的层层部门领导审批拉锯战,我的能量没有阻滞。做完既定任务,就可以有大量时间做我自己的事情。没有人干涉。而我的脾性,连玩也是在对新知识的拼命汲取,并无所谓的“真正放松”。我至今对玩游戏没有丝毫兴趣,可见我的潜意识里真的毫不认同这件事情。反倒看似与工作无关的东西,我充满无穷精力。逆推过来,因为有大量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有无数个视角应对付给我薪资的工作

    我闲暇的时间在做什么。被什么深深吸引。

    我近半年来对客体心理学、亲子关系、面相和总结规律充满兴趣。可以连续几天抽出缝隙时间一字不落看完几十万字的东西。毫无障碍的接续。毫无障碍地抽离。可以做笔记,耐心无比。深深吸引。我不知道我此刻与半年前有什么大的不同。我沉溺于自我革新的游戏,很少回头去看自己。但有一点发生改变,我开始能够如实地面对自己。这使我进步迅疾。

     我那么努力地,想要去找到自己。

     为什么说在这个环境工作感觉幸运。我做了一个类比,好比幼小的孩子三岁以前的世界,孩子没有分别心,什么都敢去尝试。反倒是大人无法面对自己的妄想恐惧,控制不了自己的控制欲。活在自己的成见里,不允许孩子有自己的心,限制孩子去体验许多本能应该体验的事情。我在诸多限制里长大,唯独文字里能找到片刻温情。但就是这个使我无限自由与快乐的事情,都充满崎岖。年少时旺盛的表达欲,驾驭各类大考试作文游刃有余的表情。生生隔断在成年之后的岁月里。你不能沉溺于矫情里。你不能再剖析下去。你精神会崩溃无法延续。你成天做这个叫什么事情。你将来无法得到体面的工作。你不能沉溺在这里。这些都是我给自己的限制。

    生命以它独有无可逆转的步调在行进。我看似一直在主动做出有力的选择,其实从未得到过允许。该在那里,就在那里。无可选择。

    离家五年后我终于又得以面对当时情境。像是当年脱离母亲子宫独自在这世间存活。我是我自己。我不是别人的我自己。环境无从选择,但你可以变通。不是只有死路一条,除了被指给那条什么都不可以。老师说这一阶段的思考也是前一阶段自我积累的结果。对我来说,无异于一次重新观察我生命的机会。我逐渐放松限制,试着信任自己。不去规划不去要求,只做最想做的事情。相信生命内在的节律。时有收紧,但能想到的时刻尽可能的宠溺。想吃的东西,想看的电视剧,想躺着玩不想紧绷神经的意愿。不再限制。

    有最初的撒欢放纵。一篇一篇看关注微信公众号几百篇有无营养的文章。不分日夜一部部看完小栗旬的剧集。吃完饭就躺下玩手机不撒手。慢慢开始厌倦,最后的结果是发自内心大量的取消关注或关闭“接收消息”。我不需要关注那么多消息,当时觉得是打开世界的新奇,后面慢慢开始发觉不过是耀眼的垃圾。我对此失望是在柴静《穹顶之下》刷屏那几天。提前看过视频,内心感动。各种充满成见的评论文章自不同的公众号推送到我面前。好奇点进去,读完几篇,忽然觉得无趣。

    公众号的取消使我的世界开始回复清静。偶尔点开感兴趣的账号查看历史消息,也能看到些有质量的东西。真正重要的东西,我不会错过。错过的,就是不重要的。

    有段时间沉溺于听异域的轻音乐。一有流水声音立刻收藏。一感觉优美立刻收藏。早也听晚也听。走去上班的路上也听。现在亦只作为调剂,不再有过分迷恋的心情。

    之后迷恋收听有声小说,躺在床上,黑暗里收听好听的声音。赞叹播音的功力。感觉欢喜。现在也失去兴趣。

    最后终于只剩下我自己和自己待在一起。去除表层冗杂吵闹的声音,开始有余力观照内心。先是走路发现路边的曼妙风景,完全一扫从前对萧条冬季的憎意。然后各类工作场合能够快速会意。再然后是发现这个类比关系。我对借调部门大我九岁的领导充满谢意。不管束,不干涉也就是不控制不限制。我脱离书生意气投入社会的这个开始,将决定我往后办事的准则。我非常感激他给我空间能够有余裕观照我的内心。当然他可能并不知情。我本职工作并无懈怠,并没有给予外界机会挑出破绽。

    我对兽类一般变通求生的本能充满敬意,我知道它远比我的意识要来得智慧。我唯一需要做的,只是信任它而已。人的基本需求一旦得到满足,能量就自动转入下一阶,寻找更有节律更符合潜意识的高尚的东西,不必担心。需要做的,是信任以及让能量流动。我感恩这个机缘,能让我在这一阶段亲自实践如此重要的真相。

    我相信道路会自己出现,我将顺应它,充满喜悦,创造自我体验和价值。顺风顺水,毫不费力。只要我对自己保持如实,只要我坚持实践和相信。我现在看到的,只是很窄的模糊的细部。

    我常常会觉得这真是我最好的时候。我一个人走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路过熙熙攘攘的市场,穿过马路,微风拂面的时候,感觉愉悦幸福。

    有时又会微微感伤。或许再过两年成婚,此类悠闲不复再有。但随即又反驳。这样的生活会有。下一阶段我可能会享受有人陪伴为人妻为人母照顾与被照顾的幸福。

    上班之前我就文案一职做过功课。在一个贴吧的冗长帖子里,跻身4A广告公司的前辈说过一句话,上班的前半年就是让你明白上班是怎么一回事,公司根本不指望你能干什么活出什么成绩。这句话令我很震撼,但当时并不以为然。上班八个月后的现在,我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需要付出时间亲自实践,在一个环境里终日厮磨,深入内里,你才能看见表象下面的东西。观望并不产生直接意义。你真正创造价值,是在拨开表象屏蔽冗杂心无旁骛之后自然习得的轻省路径。那时才是双赢。否则就是损耗。

    昨日看到伊能静大婚的新闻。46岁的她笑容甜美,让人忘记年龄。三年前一个喜爱的女子也同样以42岁高龄获得相称伴侣。近两年喜爱的作家也进入到下一境。远方的存在令人欢喜,让人看到坚持的意义。

    这是我以新名字生活的第六年。十八岁生日之前的执意更换,与从前生活决裂的决心。往后一年高考复习大考小考试卷上写新名字慢慢的熟悉。我更换无数个笔名,制造无数欲盖弥彰的铠甲面具,最终还是决定回到这里。这一年,它重新充满新意。

    我渐渐不惧怕与人对视,慢慢也能爱护自己,抱持自己的内心。我或焦虑或亢进,最终都只是实践。当下此刻的完尽。我愿抱持自己的一切欢喜悲,一切执念,一切心愿。宠溺自己内心的小孩,并如实顺遂这无常。

 

后记:昨晚在邮件里写完,在手机上打字,21:15开始,写到23:57止。长时打字有些手酸,到最后头昏脑涨,不愿再看一眼绵密小字,点击发送。抽丝剥茧深,精力消耗得厉害,无比疲惫。发完之后的一两个小时里,脑海无数的念头掠过,一直没有睡着。今晨5:30醒来,再检查一遍发现两个错字。这对我来讲是很难容忍的事。因集团活动需要早到,没有时间再在电脑上撤回改动。告知侯老师先不要发。去集团的路上反复有念头牵扯,这次要不要这么草率署上真名,有个铠甲多好。一时又想,有什么要紧,只是个名字而已。是的,我的许多精力就是这样内耗撕扯。

亲子关系上说一个小孩如果没能在幼年得到充分的爱和关注、确认自我,就会反复内耗分裂。我就是那类可怜的小孩之一。有时晚间坦诚面对内心真诚流露的字句,第二天醒来理智恢复会感觉矫情,迅速删去。如此,反复拉锯撕扯。最后有我在午夜时心一横发出来的字句,就是你看到的这篇。

人最难的,是分裂。佛家说的分别心。你不相信自己的心,你把它凭寄他处。因为有分别,有判断,就会有内耗,就无法有更多的能量专注在一件事情。这一直是我成长中的痛隐。而要破解这个恶性循环,只能是去直面去经历。受得住这个苦,就能转到下一境。所以我不再对苦痛遮掩。若能有出口流泻出来,就已经在慢慢治愈,一边写一边遗忘。我习惯在纸上思考,常常不知不觉就转入到一个令我完全陌生惊喜的境地。

上一篇《转境》里我说,不要去无谓抗争,顺应它。理性的时候做理性的事情,感性的时候做感性的事情,不要执拗,不要强求。于是我在感性时大量阅读和写下字句,在白昼理智时埋首数据分析、淹没在商业文化里。这两面都是我,并不冲突。我还这样年轻。我喜爱商业的迅捷理性,也享受感性带给我的脉脉温情。时至今日我不再为我丰富的感知力感到羞愧,开始为我有足够的文字驾驭能力表达观点感到幸运。

我喜爱修身得体的白衬衫藏蓝西装和黑色皮鞋,这使我感觉与其他邋遢的群体不同且有自重,一周有六天的工作日我是这个装束。同时我也喜爱宽松舒适布料柔软的浅灰色衣服,进入家门就立刻换上。人有不同的角色,我在感受我此刻所扮演的角色,相互转换,这使我愉悦。

当下此刻的完尽,我对我生命的诚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